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阳光万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738|回复: 1

我在茄新知青场经历的真实故事

[复制链接]

158

主题

365

帖子

17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33
发表于 2016-4-18 10: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茄新知青场经历的真实故事

作者:朱琼(七六届茄新知青场知青)

                         目  录
                         一、朦朦胧胧当了知青
                         二、暴风雨中翻山越岭赴农场
                         三、知青榜样
                         四、烧山开荒
                         五、批判大会
                         六、中秋月饼
                         七、父亲住院
                         八、与贫下中农一起劳动
                         九、最大的满足是能吃饱饭
                         十、与蛇同眠
                         十一、“有命去没命回”的地方
                       (1)有三位知青发病抬过岭抢救
                       (2)一女知青差点把命丢在那里了

                         十二、自己评自己一等奖
                         十三、杀猪宰牛
                         十四、“暴力”要求盖章回城
                         十五、写后



我在茄新知青场经历的真实故事


       一九七六年我高中毕业刚刚十天,别无选择就打起背包响应党的号召去茄新知青场“上山下乡”了。虽然这已经过去了四十年之久,可总是忘不了那年那月…..

一、朦朦胧胧当了知青

        那年我还不满16岁就高中毕业,将走向社会的我,很茫然。这一生将是怎么样的人生?还没有来得及认真思考,就朦朦胧胧的填上“万宁县委知青办”发给学校的高中毕业志愿表。也朦朦胧胧地下了乡。说真的,当时我还小,还没具备思考人生的能力,是跟着形势走吧。记得在毕业填写志愿表时同学们都填着"党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只有那个时代的知青才有这样豪迈的青春激情与胆量。时代造就我们这样的“党需要干啥就干啥!”的青年一代。
        还记得下乡前,母亲问过舅舅说关于我的事,因为我在未毕业前,年纪还小,还不满16岁就下乡,这无论如何是对我不公平的。严格地说,我还不到法定的成年人年龄,可以再留城继续读书。可在母亲的眼里,舅舅最见过世面的人,有他的指点不会错。舅舅说:“下乡是镀金,早去早回城工作”。舅舅这句话定格了我下乡的命运。?
        一九七六年是国家多灾多难的一年,年初周总理逝世,下半年唐山地震,毛主席逝世。应该说这几件大事都是国家大事,那些记忆,在那年代过来的人谁都难于磨灭,而七七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也许我当时不下乡,留级一年,等到七七年才高中毕业,命运就有所不同了。

二、暴风雨中翻山越岭赴农场 
        那天在老车站,一辆客车作为欢送知青的车,车的两边写着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标语。来送别的有各单位为本单位下乡子女送行的人员。场面热闹。很多父母还亲自送子女到达知青场,我父母也亲自送我,并跟踪到达知青场。最难忘的是那天下着大暴雨,送我们下乡的车才到南桥镇,也就是当时是南林公社。在公社门口处我们都被叫下车爬山过岭。我们下乡的知青场是南桥镇山的那边的茄新大队。那时没有高速公路,客车无法到达,到我们知青点“茄新知青场”必从南桥镇这边爬山过去。我们被叫下车是有人提议让我们先经风雨见世面,冒雨爬山锻炼,兴趣勃勃情绪高涨,就像现在的“驴友”一样兴奋。心中充满对未来无限憧憬的我们,穿上自己带来的雨衣,就开始爬山了。这是我第一次爬山越岭,在森林山谷中接受暴风雨的热烈“洗礼”。虽穿着雨衣,但衣服却已全部淋湿。在那特殊的时代,我们刚走出校门就接受了这样特殊的青春洗礼。
        那天,那岭上的暴雨粗野凶猛,急速滚泻,我们是连滚带爬的方式找到知青场。到达后,贫下中农告诉我们,像这样的暴雨,岭上常发生山洪暴发,他们说,你们能平安到达知青点就好了。那天,我们这样顶着风雨爬山越岭,并且顺利到达知青场,虽然很危险,但很万幸!
        下乡第一天就开始让我们暴风雨中锻炼。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想再次爬越那山,再次体验当年在暴雨中过岭的情景。没有了,永远不会了。现在那里已有车直接到达了,再也没有一批这样初生牛窦不怕虎的刚走出校门的中学生会相应号召下乡接受再教育了,更没有谁家父母敢让孩子冒着山洪暴发的危险爬山过岭。

三、知青榜样

        七三届知青已经来过这里,知青场的房屋都是他们建造的。最初是分配到这里的,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与农民一起出工劳动,知青场是七三届知青们为大家能集中到一起,用青春的热血与汗水建造的知青点。七六年他们刚好三年,他们“过渡”年限已到,他们盖好房屋住不多久就都走了,他们都是被招工与推荐上大学了。我们到来时,刚好又有推荐上大学指标来到知青场,万宁市人大主任“符海宁”就是那批指标被推荐的大学生,是七六届的知青在一张张洁白的纸上为他们做手指摸、签名,作为历史见证。
        我们七六届知青没有像七三届知青一样被分配下到村里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出工(三同),我们都被安排居住在知青场,每五人住一间房。
        那时知青场的情景就像学校来参加水利大会战一样,知青们早上与贫下中农一起出工,一起收工,重活脏活都争干。大家都争当积极分子,争当劳动模范。
        为何争当积极分子,为何争当模范。其实大家都想与七三届知青一样早日回城或被推荐上大学,七三届知青是我们的榜样。

四、烧山开荒
          刚下乡第一天劳动是到稻田里除草。
         茄新的水田都在山窝中低洼处,那水田里的蚂蝗很多,下到田里,蚂蝗就是沾咬在你的脚上,田埂上 还有更可拍的“山蚂蝗”。第一天出工谁的脚上都被咬着,但带领我们去劳动的贫下中农却没有被蚂蝗咬。想不通啊!我观察了一下,我们个个皮肤幼嫩,吸引蚂蝗,而他脚很黑,没有吸引蚂蝗的“新鲜感”;脚皮很厚防范蚂蝗吸血功能很强。对付蚂蝗,他们教我们一个办法,就是用自己的口水涂抹自己的脚,蚂蝗不敢接近我们。這个办法很灵验,蚂蝗很怕接近我们的脚,但蚂蝗无限,而我们的口水有限。
        那时劳动对我们来说,不可怕,因为在学校时已经“演练”过。一连几天除稻草,接着上山劈山林、种山兰稻和种番薯。我们跟当地的少数民族一样,也是刀耕火种方式。才几天功夫,我们看着一片片的山林在我们的刀下倒下去,我们斗志昂扬,心情豪迈,觉得自己简直是英雄,是战天斗地的勇士!熊熊的烈火烧了几天又几夜,把几个山头全烧光了。那时的人们根本没有保护森林的意识。据说,那里的人都是这样的,今年烧这个山头,明年又烧那个山头,世世代代都如此,我们就是这样来到此地接受这样野蛮原始的“再教育”。

五、批判大会
        下乡一个月零几天,去过一次大队,记得那是一个晚上开批判大会,我们也算是社员了,当然也要参加会议。开会开始后,先是大队队长讲话,话完,开始押一对地主公婆上桌前批斗。我没有那么认真听主持人的批斗的内容,我看见的是,主持人轮着叫人上去批斗,每上去的人,先是把拳头举起来,然后都说同样的一句话:“是你要破坏农业学大赛不?”接着拳打脚踢地主公与地主婆!接着又一个上去,同样的话同样的动作,中间还有人狠狠地向那两个老人,也就是地主公与地主婆的脸上打。我眼看这些,心里头在想,难道这里文化大革命还在继续?知青场以后开批判大会也是这样的?!
        记得小时玩耍到万中小楼的教室里,看见红卫兵吊老师当飞机打,很惨!上小学的路上也看见有一个公社拉一批地主出来游街后公开示众打,打手们手拿着大块石头往地主身上狠打,我当场看见很多被打昏倒在地上不动的人,不知是死了,还是活着。文革时期我亲眼看见这样活生生的打地主场面,文革过后期,在这边远落后的山村茄新大队再见这样的场面,真不可思议,难道这也是一种接受再教育??

六、中秋月饼
        中秋节到了,刚刚离家一个来月的我们,可真是佳节倍思亲。起初有人回县城,返回农场时都带来月饼。记得我的室友“李”和另一个男同学“王”一起从万城回知青场,估计两人各自带有一百斤的月饼盒杂物。一百斤,不是坐车过岭,而是足足用三个钟头连滚带爬才过岭的啊!不可想象。父母想的只是自己的子女收到中秋饼的喜悦,想不到他们是怎样不堪重负地翻山越岭的。
        那天,他们带着这些中秋饼在深深的山岭上走不动了,幸好也有人过岭,他们请路人传话知青场,大家才知道他们困在山中走不动了。几十个男同学马上备着“火把”上山“解救”他们去。我们一直等到半夜才听到他们回来的消息。手接父母寄来的中秋饼,很激动。同学中也有收不到的。据说是他们两人摔倒在山沟里,丢掉很多。没有收到中秋饼的场友也与大家分着吃。这中秋月饼虽是父母寄来的,是经过艰险的背来的,意义非凡,包含着场友的情谊纯真感人。但也有人收不到中秋饼很伤心,哭着脸,要“李”与“王”同学赔,这是真人真事,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想想,大家那时候真是很傻、很幼稚!
        有了这次事件,大家以后都不敢叫父母寄东西了,不过在那贫困的年代,知青场的伙食很差,劳动强度大,回家不带东西,不但很饿,而且长期这样下去对身体刚生长发育的我们会被影响。大家背地有一约定,不要互相委托带了,自己回家带自己带,同一房室的就互相分享着吃。

七、父亲住院

        一九七六年九月,唐山大地震,我们海南也有地震。县委通知要做好防震工作,我们知青场全体动员上山刮一种叫茅草来盖草房,大家都住进了防震屋。不久又传来消息,毛主席逝世了。
        不巧,那几天我父亲忽发胃炎住院了,家里没人,是路过家门口的熟人看见父亲呼叫声急着带去医院手术抢救的。等母亲下班已经手术好了。很幸运,父母单位知道后电话公社,公社再电话大队,大队又再派专人到知青场告诉我。我听到这消息时已是晚上八点钟了,要是白天我无论如何也要爬过岭赶回万城!
        我找场知青带队领导肖队长请假,可万万料不到不批准,说毛主席逝世是大事,天大地大都比不上悼念毛的事大,明天要集体去大队默哀!
       我心里很难过,这也太过分,那一夜我没有睡好,我脑里总是盘算着明天怎样回家看看。天亮了,队长吹响了号子集中到大队那里设灵堂向毛默哀告别,我也跟着去。按默哀程序,我们一 一在灵堂前告别主席像。
         毛主席的告别灵堂也设在上次开批判会的地方,我跟大家一起完成了告别仪式就赶快回知青场。我昨夜想好了,无论如何我要回家!不批准也要回!谁都挡不住!我告诉我的室友“李”同学,简单的备点儿东西就独自一人过岭了。
        其实我心里是很害怕。怕一个人迷路在山沟,在那深山老林里会不会碰上吃人动物等等。而且带队干部肖队长,虽然是跟他说了,但毕竟不被批准,以后的政治前途命运是有影响的。可想到父亲手术未知安危险,我不再多想了,此时此刻,我满脑子都是我爸的病情,心归似箭。我必须回去!
        记得那天在三叉路口处我选错了路,走上另一条山路,半路时觉得路好像走不对了,我决意再回头走。在回头的路上,我看见那天批斗会上被打的两个地主公与地主婆。没有打招呼,但我心里很塌实了,认准这就是回家的路。他们是被强制来劈这山路的。今天的告别仪式不准他们参加,因为他们没资格参加,这就是阶级,是当时的好人与坏人的区别。
        我过岭后,刚好有南桥开到万宁县城车站的客车,票价0.98元。一回到家,马上赶去医院病人防震室看望父亲,我赶到医院时已是下午两点钟了。我发现大姐没有回来,大姐下乡莲花知青场,当时大姐在她们知青场特别积极,正在向党组织申请入党,她曾经被评为广东省海南区知识青年先进代表,并出席过海南知识青年代表大会。我只能理解她不能回来看望父亲,估计她是为前途着想没有回来,或者没被批准请假。
        见到父亲后,我开始冷静下来,心里很忐忑,我这样回知青场后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样的处份?以后的前途估计被毁了。
        多天后,我回场听室友"李"同学告诉我,肖队长知道我自己一人过岭回家,也不问我一个人过岭是否安全回到家,就直接问当地的贫下中农黄场长有没有批准我回家,黄场长说没有。他大发火,说等我回知青场后要开斗争大会批判大会。老场长坚决不赞成。黄老场长说:“父亲手术是大事,作为女儿应该回去照顾。”
        回想到这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黄老场长的话很近人性,是个善良的长者,他是我人生历程中第一个贵人。没有他的这些话,我回场后被站在桌边被批斗的可能性很大。

八、与贫下中农一起劳动
        “阿财”是茄新大队派来的带领知青劳动的年轻一代的贫下中农,他跟着知青一起劳动,在田间,如有蚂蝗咬知青,他会教我们防护方法。劳动收工回场休息闲聊时,贫下中农“黄场长”、“卓场长”他们都会来到场里手把手的教知青们怎样制作畚箕等技术。
        劈山开荒时经常看见一种竹青蛇,那竹青蛇跟树叶颜色一样,青青的,这种蛇没毒,经常躲在树叶中,当用刀砍树倒下去时,才发现树上有蛇。
        开荒劈山是最艰苦的劳动,贫下中农“老高伯”年轻时是唱少数民族情歌高手,听说他老婆就是对歌对来的。他经常在知青们劈山身疲力尽时,扮男又扮女地对唱情歌娱乐大家,他这样既快乐自己也使知青们在快乐的氛围中愉快的劳动。

九、最大的满足是能吃饱饭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扎根农村一辈子”这些漂亮的口号,仅仅只是口号,没有饭填饱肚子,这口号高喊起来真假。
        “李”与“蔡”等十八个同学是知青场中劳动能手,她们被安排去海边洗钛,创副业收入。初去海边十几个同学靠自力更生,就地取材砍青皮树和刮茅草搭盖起茅草屋居住。他们吃的水就是在海沙滩上挖个井,就取水喝。洗钛也是用人力踏水车或手提水桶提水来完成。洗钛耗体力,一天1斤米饭根本满足不了那样的劳动食量,经大家提意见,场委决给他们十八人每天加到1.4斤米饭。
        “李”与“蔡”每天都踏水车与挑钛沙,他们早上六点半起床,七点开始洗钛,晚上收工很晚,每到将近收工时刻,肚子特别饿,很盼望早点收工。恰好那时万宁公安部门办一个法制学习班也在茄新那地方,被送去法制学习的劳教人员也在海边洗钛,他们的出工时间也与知青场知青的出工时间一样。如此,”李”自嘲说:我们這样的劳动时间,就像隔壁那些被送来法制学习班的劳改人员一样。一听“李”把知青比喻与劳改人员一样,“蔡”心中不快,觉得知青这团体被贬低了,她恨恨的带着委屈与气愤的样子回驳了“李”:“我们是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来锻炼的,他们是来受劳动改造的,我们知识青年怎能与劳改人员一样比?”
        海边的阳光强,风力大,劳动力度强,仅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被吹晒得黑黑的。“李”的脚也出现过敏,回家治疗了。后来“李”接她母亲的班在银行工作不再回知青场了。她“接班”工作后,她在知青场为钛创副业的钱她没有得到一分,倒是账上明注有欠款,原因是伙食超支!

十、与蛇同眠

        茄新的青皮林下,钛资源很丰富,不需要用水淘洗,只把青皮林砍掉,铲去上面的沙就有很多现成的钛层,用铲挖就可以了。那时万宁县很多公社都有副业队到茄新与石梅这些地方采钛,就是从那时起,茄新与石梅的青皮林几乎被砍光。
       七六届茄新知青忍受饥饿在海边采钛,也为场里创造了相当可观的收入,场委为了继续发展这一副业,决定发动更多知青去青皮林中采钛。当时采钛很自由,而且当时的青皮树随意可砍。因此,知青场委会在全体知青动员采钛会议上发动知青们去采钛,出工时间自由选择,除去上缴按规定的采钛任务外,其余多出部份,按百分比补助钱给知青们。知青们饿与穷怕了,当听到采钛副业有钱赚,个个都精神振奋,兴高采烈,这真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啊!  
        发动这么多知青去采钛,必须造个窝。茄新的青皮林离海边不远,因为海边台风大,要建造的房屋不宜太高。床与地面的距离也不能太低,因山林中有蛇和其它虫类。
        “何”是知青场的副队长,场委决定由他领导这支采钛副业队。为建造采钛知青的居住茅屋,他带领几个精悍的男知青,就地取材砍青皮树木当屋梁、屋脊。床就是在地上打好木桩,加上横枝挷着,放木板上去。这种低矮的茅屋和木桩搭的高床,就是知青们的实现采钛发财梦的窝。
        ”陈”是女知青中的领导,在采钛场,男女知青都在同一茅草屋睡,中间只用木棍隔着,但床是连在一起的,这样就造成男女隔壁有两个床位谁都不肯睡,因此,这两个床位只好委屈女知青领导与男知青领导睡了。在钛场,“何”最喜欢开的玩笑就是他说他与“陈”睡在一起,什么事都没发生。
         知青“林”的床位与“何”队长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草屋顶上已有一个毒蛇做窝睡在那里,位置恰好对准“林”睡的床位。“林”睡着时与屋顶上的蛇距离不到一米高空间,如半夜起来大小便,头顶碰着屋顶是经常的事,他随时都会被毒蛇咬的危险。这蛇叫“坡南蛇”,是条毒蛇,“林”与这蛇面对面睡了多久没人知晓。但发现蛇那时那刻,他被吓呆了,谁都不敢靠近那床位。是“何”队长找来铁棍插进蛇的肚子,揭落地面,然后打死。
        记得一天中午,知青场的食堂有几个人不睡,样子很高兴,他们在食堂旁边造一个临时灶,时不时的往灶中加火柴,他们在做什么好吃的?走去看看。翻开锅盖,一圆块一圆块的蛇肉在锅里煮,皮也不扒,蛇头蛇尾都在其中,刚好一个完整的蛇。什么配料也不加,只用点盐,煮熟就几个人分着吃,吃的真香,他们变得太野猛了。有见当地人在田里抓老鼠就地取柴用火烤吃,但没见过這样煮蛇吃。

十一、"有命去没命回"的地方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86%的疟疾病例发生在非洲,9%的病例发生在东南亚,其余5%的病例分布在全球其它地区。我国云南、海南、贵州、安徽等为疟疾高发区。海南万宁的茄新知青场就是疟疾、勾端螺旋体疾病的高发区。
        在旧社会,万宁民间一直传说茄新这地方是一个有命去没命回的地方。万宁县委选的这地方是最边远、最艰苦的一个知青点。
        下乡到茄新知青场的知青是用青春与生命来书写知青们特殊的人生历程。

(1)有三位知青发病抬过岭抢救
        知青场经常出现有人病倒的情况。那病叫疟疾,是被蚊子咬后引起的,初时大家都说是 水土不服,但有人连续发高热、昏迷卧床不起,大家才紧张起来。
        记得有三位患病知青,“吴”患的是疟疾,是女知青,“赖”与“忱”两位是男知青,他们两人得了一种叫“勾端螺旋体”的病,发病时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情况非常严重与紧急,知青们立即决定连夜抬过岭到南桥公社卫生院抢救。据抬他们过岭的难兄难弟们说,如果抬过岭不及时,会有生命危险。
        抬人过岭救命的事件,引起县委的重视,万宁县委派医务工作队到加薪实地调查。调查中发现贫下中农黄场长也得“勾端螺旋体”病。为大家健康,全场动员搞卫生清洁,把知青场四周的灌木砍掉,全部喷药,每人都要吃预防药等等。
        当时只要一提起“疟疾或勾端螺旋体”人们就会想到茄新知青场,“疟疾”已经成为茄新知青场的另一代名词。

(2)一女知青差点把命丢在那里了
        还有人得其他疾病,比如,肝病、肺炎、胸膜炎,一女知青差点被大队老卫生员配错注射液丢掉生命。
        这女得的是支气管炎,是在一次劳动中被一场突来的暴雨淋着感冒得病,起初觉得只是感冒,后来每到半夜都如木工锯材的一样声音从喉咙中发出来,那情景就像快要断气的人一样。
        她好不容易请假回县城看病,医生说,她这种病要及时治疗,不然会成为长病老症。医生给她开的药是青霉素。她请假时间不长,要及时回知青场,因此,这青霉素只好带回知青场卫生员“陈”与“张”帮注射。知青场卫生员不敢注射青霉素,因为青霉素注射要过敏的,一般都是大医院的护士才敢注射。
        于是,这位女知青只好去大队卫生所注射。头几次女知青去注射很顺利,但最后一次注射差点夺去她的性命。
        据说,配制她的针水是大队一位比较老的卫生员,眼花看错了,把另一种有毒的注射液配进了青霉素,就在她要把针扎进女知青的肌肉的那一刻被另一位年轻卫生员发了,当场制止,不然,这女知青这条命就应验了“有命去,没命回”,把命丢在那里了。
        因此说,茄新知青场的知青是用青春与生命来书写知青们特殊的人生历程。

十二、自己评选自己一等奖
        一九七七年初,万宁县大搞军田水利建设,我们知青场派我和三位场友(朱琼、陈冰、黄富春、朱新和)代表知青场去建设。四个人之中我是年龄最小一个,在水利工地上我积极的劳动,争挑重担,又乐于帮助别人,多次被南林公社军田指挥部评为积极分子。因为多次被评为积极分子,所以引起水利战地记者的关注采访,我被军田水利广播宣传报道为:"水利工地上雷锋式的铁姑娘--记南林公社知识青年朱琼的先进事迹"。
        那年我们四个人在军田水利工地整整干了半年,可是那年在知青场委讨论年终奖励时,我什么奖项都没有。
        场委会是怎么定这些奖项,我不清楚,虽然这种奖在今天看来什么都不是,但在当时,这些奖项是积累我们以后推荐招工升大学的资格与条件。
        我认为,我的劳动付出是很实在的,得一等奖是理所当然的,但想不到等到场委讨论时我却什么奖项没有。实在的想不通。
        记得那天,在知青场场会议室,肖队长宣布年终奖励奖项后问大家有什么意见,当时全场肃静,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要出现一样。
        就在这样安静的空隙,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鼓足起我的勇气,我突然站起来向大家说:我要评选我自己一等奖。一片肃静,大家都被我的突然大胆的举动惊呆了,这样的毛遂自荐在这个知青点还没出现过。
        更使我想不到的是平常很少与我打招呼的,那天坐在最后面的“陈”同学也突然站起来举手高呼:“朱琼应该得一等奖!”
        接着大家也跟着鼓掌表示支持,我真想不到我竟然有这样的胆量毛遂自荐自己,并且得到大家的支持,成功地评选我自己一等奖!

十三、杀猪宰牛
        知青下乡每月国家补助八元钱、三十五斤米,还有叁两食用猪肉。粮食补助比当时国家工人还多,而且知青场还种很多田(四十三亩),七三届知青们也留着很多财产,场里的收入支出没有公布,总务换来换去,场里的财产去向问题知青们很少有人知晓,因为那时“四人帮”已经下台,全国都在发生变化,知青中回城的回城、参军的参军,通过关系招工的也走了出去,参加高考的也回城插班复习,所以没有人想去关心这些知青的公共利益之事。
         知青“刘”就是在这时接管场长工作。他一上任就查问知青场的财产,当时仓库库存粮食有四万多斤、猪三十五头,岭上有牛二十二头,还有花生等其他生产品,并且还有很多不卖出去的钛矿,单单在海边的钛就是知青们无法估量的财产,都是知青们的劳动果实。知青们忍着饥饿,生产出来的果实从不得分红一点劳动果实就都走出去了。
        “刘”上任场长后,七天杀一只猪,吃不完分配给在场的知青每人八斤带回家。想杀牛,但没有屠夫,知青中有人出某献计直接开枪打死,当时县委发配给知青场有七支步枪,牛肉吃不完就分配给在场知青拿回家。
        这时大队书记来知青场质问“刘”,为什么杀猪杀牛不报告大队?“刘”说,他当场长,他有权利做这个主张。大队书记说,知青场是归他们管,杀猪杀牛不报告他们是违纪。”刘”不示弱说,我们知青场是归万宁县委知青办管,不归大队管。大队书记听吧这话,当场拿出”刘”的入党申请书撕掉扬长而去。

十四、“暴力”要求盖章回城
        一九七七年文革结束,也是这一年中央召开会议解决全国性的知青问题。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问题有新的制定政策,知青不再下乡了,也就是说八十年代基本结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场运动了。既然中央已经明确了知识青年已不再到农村去,那么已经下乡的回城是不可阻挡的事实。当时知青的户口已经转移到下乡的社队,“万宁县委知青办”也通知知青们办回城手续,但当实际操办起来也有知青被卡不给予办理。
        知青场有一位女知青去办理回城手续时,大队会计不给予办理盖章,大队会计不给办理的理由是:“就这么简单就给你办了吗?”
        会计说这女知青不懂做人,意思是说这女知青来办理手续不给点"礼物"也该给”色“吧?
        还说,那些有后台与父母当官的已经有人替办理好了。剩下你们这些知青,没权没势,不给点人情,我会计不捞点什么就给你办这个手续吗?我会计不给你盖章你能把我怎么样?
        真是山高皇帝远,连大队会计都敢说这话。
        当时,那女知青忍着心中的怒火,平心静气地问会计:“要给办还是不给办?”会计做出一副傲慢的姿势说:“下次再来办”。
        下次?什么意思?中央已经有政策,知青办也发出通知,并且都来到了,万事俱备都不给办,过一次岭容易吗?
        女知青想了想,突然抓起坐着的那张长凳子,举起做着要打会计的姿势,大声质问,要办不办?那会计怎么也想不到这女知青胆子这么大,竟敢做出这样的举动,他看形势不妙,要是真的理论起来,他会计理亏。只好乖乖的给女知青盖章办理手续。

十五、写后
        本篇回忆文章中的事件是我在茄新知青场经历过的真实故事。回忆知青时代的我们,青春幼稚,既有激情、豪迈与快乐,也有郁闷与苦难。有些事虽已忘记是发生在何月何日,但心里却清楚地记得那是在怎样的季节与怎样的环境里发生。
        春耕插秧。
        盛夏开荒。
        仲秋山坡上放牛采野果吃,走村串户,亲眼看到落后村庄农民的茅房失火被烧,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出来的财产是一套补了又补的破衣服和一包报纸包着的东西,打开看看,里面不到五元人民币。
        冬天,过年了,知青场以工分计酬,吃饱自己没欠账就好了,知青们没有给家里带回任何劳动果实,象逃亡一样离开知青场回家过年。
        我们七六届下乡到茄新知青场的知青度过三个春夏秋冬后全部返城,每一个知青都有故事,而且一个知青的故事就可能是一部长篇小说。

                                                                                                                                     2016年4月11日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8

主题

365

帖子

17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33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9: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国际顶级域名|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阳光万能 ( 琼ICP备13001910号-1   关注 关注

GMT+8, 2017-5-27 21:53 , Processed in 0.23500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