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阳光万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4258|回复: 3

《“五一”刘福堂印象:精神焕发、容光满面、身体比以前好…》

[复制链接]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发表于 2014-5-3 14: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一”假期,我与朋友正犯愁不知京郊何处游,便接到刘fu堂的来电邀请。这样,我与几个北京朋友,在京北一百多公里的刘老家乡欢聚一堂。看到在路边迎候的刘老先生,第一印象:精神焕发、容光满面、身体比以前好。

      刘老的家乡在河北承德市兴隆县,是一个位于燕山深处、仅有15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想象不到,数十年来,这个世代务农的小山村先后走出多位当代“农民诗人”;其中,4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6位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一个教育并不发达、交通不太方便的深山小村,为什么能走出那么多诗人作家?当我提出这一问题时,刘老的一位兄弟解答:“主要是带头人的作用,带头人爱写诗,就把我们都带上了诗歌道路。如果带头人是个土匪头,那我们这里就是土匪窝了。”

      刘老的家被葱绿色的山丘环抱,旁边有条小溪缓缓流淌,不远处有一片翡翠色的水库。刘老每天“上山下河”、锻炼身体,步行3-4个小时……这个闻名乡里的诗意小村处处充满着亲情与宁静的氛围,远方同学同行及身旁乡里乡亲的理解与尊重,让这个常年野外作业、一度多病缠身的林业退休老人,远离纷扰、远离疾病…..

       前段时间,当地农民砍树开荒、种植板栗、山楂等经济林木,山上的一些天然林遭到砍伐。回乡后的刘老看到这种情况,就不耐其烦地与当地村民讲道理、话生态、叙村事......其实,在这种坡度上种植板栗、山楂,即使成熟落果,大多也会滚到了陡峭的山沟里,很难采摘。即使费工费时采摘了,几年后的市场也不会像有些人预想得那么好,附近不少果品生产企业都已经倒闭关门。到时候,村民的“劳作果实”还是卖不出去,赔钱赔力不说,原来的生长千百年的老林子也被毁掉,两头不落好。刘老的“苦口婆心”,不仅赢得了村民的支持,也得到当地市政府的重视。承德市文化局长专程前来与刘氏兄弟探讨产业转型——策划“乡土文化生态旅游”、“乡土诗歌论坛”。

      春节期间,著名音乐家王立平大师特来刘老家过节,把酒相欢,并为这个小山村谱写歌曲。王立平的音乐旋律感染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特别是《太阳岛上》、《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驼铃》、《少林寺》、《牧羊曲》、《大海啊故乡》、《太行颂》、《枉凝眉》等已经成为中国音乐史的经典。难以想象,一个北京的老音乐作曲家与一个海南的老林业专家,两个几乎不可能有交集的人,竟有如此奇缘;也难以想象,一个艺术大师竟然为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小山村写歌。

    “南刘北杨”是那年海南“水ye事件”时产生的一个名词,也是一次性称呼。如今“南刘”已经远离海南岛,刘老的“关系”已经由海南省转到河北的兴隆县。在家乡,刘老得到的尊重是他之前无法想象的,甚至连“经办人员”都以能与刘老“面对面”而自豪,希望他能为家乡的生态环保发挥余热、建言献策。

      此次“北刘北杨”兴隆相会,酒过三巡,难免往事历历在目。谈起那让“外人”提心吊胆的139天,刘老更多的话语是感激感恩。在那个“房间”里,医务人员直到亲眼看到刘老按时服药后才肯离开,“同室人”把自己订的饭菜总往刘老的碗里加,也有人打好热水为刘老泡脚。“经办人员”对他的称呼也一变再变,从开始直呼其名,到改口“老刘”,再后来像约定好的一样异口同声地尊称“刘老”。由“在内”转到“在外”的那几天,有的“经办人”,念其年纪大、行动不便,一反常规,亲自上门到家收取有关文件;有的到他家里“公事公办”时,自己还花钱买些水果带来,像晚辈看望长辈一样;也有的“经办人”对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的情况,我在网上都知道了,你是我们海南人的英雄”。

     同去的一位北京朋友,对刘老谈到最近的几个新闻事件,特别是“华润宋林”,感觉形势对刘老似乎越来越有利。刘老淡然道:“其实,华润破坏的水ye子只有2亩,约2000来株。90年代初,海南的水ye约有30亩;而现在仅剩下10多亩。更多的还是本地人的对这个珍惜物种不珍惜,不知何物,甚至连一些林业人员都不知其价值重要性。生态保护是全民全社会的事情。”

     目前,刘老还要度过“一年半”的时间,按照有关约定,他谢绝了诸多媒体的采访要求及外地朋友的前来探望;唯一的“例外”,是他写了一篇约1500余字的散文——《乡路》,发表在《人民日报》( 2013年03月23日 12 版)。这期间,他也“丢失”了很多朋友的联系方式,无法一一亲口致谢。由于我是刘老在家乡邀请的第一位“外人”,他委托我,向关心他的人道一声他压在心里很久的一句话:谢谢


刘老近照

相关帖子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4-5-3 14: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路(路边拾翠)》

作者:刘fu堂

《 人民日报 》( 2013年03月23日   12 版)


      我一生走过许多路,国内的、国外的,乡村的、城市的,江南的、塞北的,沙土的、沥青的……但是,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家乡的那段山路。

      据说,我们的祖太爷,不知为什么家境败落,从河北遵化东下营村穿着纸裤子只身来到沟门子,因为人很聪明,也能干,老伊家把姑娘给他做媳妇,并给他一条山沟开荒,年轻两口子踏出了通向厂沟西沟的这条小道。150年过去,到20世纪50年代初我记事时,这条山路是道无三尺直,路无一步宽。偶有“洋车子”入村,但见车骑人,未见人骑车。夏天顺着河套走,洪水一来,“道儿”就没了踪影,需要人们再重新踩出一条道来。山洪过后,人们为了过河,在河中摆放些“搭石”,免去了脱鞋蹚水之累。走在这铺满石头的道上,小心翼翼,还经常会落水,跌得脚指头伤痕累累。记得上小学时,最盼秋季到来,走河边的耕地,比走河套平缓多了,舒服多了。冬天的路,一段河西,一段河东,总要跨河走冰,一遇越凌水出现,就得绕道而行,绕不过去的地方,只有选越凌水浅的地方走,冰水有时灌进鞋里,又湿又凉,受罪一天……

      就是从这样的小山道上,祖辈们将山里的柴火、木炭等用毛驴驮到山外的遵化县城去卖,换回些棉布、食盐、碱面等必需生活用品。从我们村到遵化县城去赶集,来回90公里,西风深夜,冷月霜晨,横走冰凌,驴不停蹄地要两天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道路还是那条道路,人一代接着一代老去新生,走着,走着……

      沿着这条山路,我到离家二三公里外的沟门子读完了高小;又沿着这条山路,到20公里以外的半壁山读完了初中。16岁那年,初中毕业,当我高兴地告别校门回家时,走了不到2公里,还未到达庙岭梁顶,左脚的鞋底与鞋帮就分了家。肩上背着破烂行李,手里提着“耍圈”的布鞋,光着脚,踩着石头,连蹦带跳走完了18公里的路,终于回到了家。那年秋天,我被北京黄村林校录取了。父亲带我翻过西沟大梁,走了35公里的山路到鹰手营子坐上夜间的火车。当第二天清晨走出北京火车站,来到天安门前的长安街时,我看傻了眼,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宽、这么平的路,那么多车在路上你追我赶地飞奔,竟一点烟尘也没有。想起在家赶着十几只羊走在乡间小道上那烟尘滚滚的景象来,真是两个世界啊!

       上世纪70年代,我带着新媳妇回老家见父母。三弟赶着一头小毛驴,到20公里外的半壁山来接。出生在上海滩的媳妇,从来未走过如此崎岖的山路,更未领略过骑毛驴的雅趣,山陡路滑,几次从驴背上摔下。事过多年,提起这次回家历险记,仍是毛骨悚然,心有余悸。

      这几年,经常有人问我,你脸色那么红润,身板那么硬朗,是怎么保养的?我告诉他们:是从小就享受“足疗”的缘故。为了省鞋,经常赤脚走路,硬硬的石子踩在脚下,那不就是最好的足疗吗?家乡那宛如羊肠的小道,在给乡亲们的生产生活带来诸多不便的同时,也磨炼了山民的意志,更锻炼了他们的体魄。

      直到十几年前,随着一条简易公路的修通,小山村终于开通了到老家兴隆县城的客运班车。不过,由于山路崎岖,车速很慢,而且只能通大车,底盘低的小车仍旧不能通行。我从海南回老家,一路要经过3个3小时。这几年,路一年比一年修得好了,土路铺上了沥青面。去年母亲78岁生日那天,平滑的水泥路又从乡政府一直铺到家门口。现在再从海口回老家,已从3, 3, 3变成3, 2, 1了。乡亲更近,亲情更近,家乡的路与祖国血脉贯通。这是乡路的变迁,也是时代的变迁。

  我常想,如果我们的太爷在天有知,看到他当年踏出的那条小道,如今已变成了平滑的水泥路;看到沿着他当年走出的那条小路,后辈们走向祖国各地,纸裤子已变成了西装革履,在文化、经贸舞台上叱咤风云;看到沿着他当年走出的那条小道,走出了刘章等好几位乡土作家、诗人和许多有出息的儿孙、后人,他该会多么高兴啊!我想,这绝对是他不曾有过的梦想。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4-5-3 15: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蔚蓝色 发表于 2014-5-3 15:09

这么久了,终于又得到刘先生的消息,而且是好消息,真是太让人开心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也算是对福堂先生这个充满长辈祝福的好名字的恰当注解吧。

原来曾经为海南生态保护出力献计多年的刘先生居然不是海南人……我以前弄错了,以为他是海南人。

现在想起来,似乎曾经在哪篇文章里看到过他是因工作才到海南几十年的,只不过因为一直把他和海南的生态保护紧紧联系在一起,已经直觉地认为他是海南人了。

可是一个曾经为海南做出巨大贡献,差点赔上命的人,一个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赢得了无数人敬仰,甚至“经办人员”都对他尊敬有加的人,为什么会在海南得到那样不堪回首的遭遇呢?

海南多年来都在想方设法地“招揽人才”,可是,一个对海南有着深厚感情、做过杰出贡献的“人才”,居然就这么被逼走了,迁回了大陆老家,这难道不是海南的损失吗?

更何况有这样一个“珠玉在前”的例子,海南再四处招揽人才,人家肯来吗?敢来吗?来了敢认真为海南做事吗?

肯定都会想一想的吧,这一想,变数就太多了。

就像最近的例子,韩国轮船沉没事件之后,举国对“听指挥”一词完全反感,今天韩国又出一件地铁撞车事故,所有乘客基本没人“听指挥”,全都自行逃命,损坏地铁车门、跳到危险的地铁轨道上也在所不惜。

前车之鉴,触目惊心。不能怪后来者不听话,实在是前面的事寒人心啊!

刘先生这件事也同理,敢坚持正义、敢说话、肯说话的都被“整走”,差点“整死”了,还能指望以后有多少正义之士站出来为海南说话吗?

这恶劣影响绝不仅限于环保方面,而是会更广。

看看刘先生的近照,红光满面、印堂明亮,他在老家河北过得很不错啊,真是让人欣慰。

当然,也更跟他在海南的遭遇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这对比让人难过,但看看刘先生的现在,还是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宽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海南没有完成使命,在家乡还可以继续发光发热,为家乡的生态环保尽心尽力。

祝刘先生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笑口常开!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4-5-3 15: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蔚蓝色 发表于 2014-5-3 15:13
话说,人真的不能罗嗦……

明明是我先看到这个贴子的,当时还一个回帖没有呢,结果我罗嗦了半天写了一堆字,就被静心大姐抢去了第一,被大海版主抢走了第二,被庆川兄抢完了第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国际顶级域名|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阳光万能 ( 琼ICP备13001910号-1   关注 关注

GMT+8, 2017-4-24 17:38 , Processed in 0.26877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