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阳光万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5745|回复: 13

谁的万宁?

[复制链接]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发表于 2013-10-9 11: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九、谁的万宁?

    9.1一个“似伪非伪”的命题

   “国际岛”已经半年有余,在“发烧”之后,人们开始了诸多的疑惑,其中一个声音就是“谁的海南岛?”

    相对于三亚和海口,外来人口更少的万宁几乎没有这种争鸣,几乎众口一词:万宁人的万宁。似乎“谁的万宁”,在万宁,是一个不应该有争鸣的伪命题。

    如果万宁没有发展,将来那肯定还是现在60万万宁人及其子孙的,因为不会有太多的外人来关注这个小城,像千百年前一样;但如果万宁有发展,一切都不好说了……

    万宁虽是一个旅游城市,还是一个农业市,从官方公布数据中可以看到,至今农林牧副渔还是主导产业,占据万宁的三分天下。但读者还能发现,去年的《统计公报》显示第三产业的GDP比重为42.8%,而今年上半年这个比重已经升至53.9%;主要是房地产、旅游和交通运输等,其中房地产年同期增长近68%,投资是拉动万宁经济的主要动力;旅游总收入将近6亿,同期增长近24%,占地区生产总值的11%以上。其中过夜人数将近170万人次,接近万宁户籍人口的3倍。

    ……这些数据信息指明一个迹象:越来越多的投资来到万宁,越来越多的人来过万宁;这必将给未来万宁的社会生态带来一个很大的冲击与影响,且毫无疑问!

    即使这些官方数据不实,上段文字也未必见得全是“废话”。因为,我找不出比这个更准的数据来了,除此之外,恐怕任何人提供的数据,只能比官方的数据“更假”。我与其看“更假”的数据,还不如就看这个“可能假”的数据,从这个角度来,我还是愿意相信政府的数据。

    就现在来看,万宁农民渔民还是占多数人口,千百年来祖祖辈辈都如此生活;兴隆的归侨只有几十年的居住历史,而且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群体,有着自己的文化与习俗;90年代来的“大陆人”虽为数不多,但毕竟在一些部门单位里,位居“精英”阶层;那些从内地来的购房者还只是“候鸟,”算不上是一群新移民,但随着“宜居宜游”的建设和发展,这些“候鸟”将会变成新移民,变成新万宁人,而且将越来越多;央企与财团虽已“割据”近半数的万宁海岸线,但那里现在还是一片工地或“半拉子”工地;外来投资者及其将要带来的“人气”更多地还在纸面上、口头上……

    这又好像是一个社会生态问题。

    如同万宁多姿多彩的自然生态,其社会生态同样多姿多彩。无需走遍万宁的山山水水,无需游览其社会各个角落,仅只言片语的“道听途说”,足以让人感受到这座滨海小城的缤纷绚丽,同时也缤纷迷眩。 [tr]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9.2一个让人迷眩的小城

    听到这么一个说法——

    万宁传统产业就是农业、林业、渔业和矿业……

    ,就是靠天吃饭,赖地穿衣,听天由命,风雨难测;

    ,往往让人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本来就是海上漂泊,哪有鱼群那里去,尽管明知道这很容易迷失方向,遭遇风浪无情;

    ,漆黑一片,是在地下迷宫寻着矿脉走。

    万宁是一个让人迷眩的地方……

    还听到一个说法——

    万宁还处在半封建、半资本主义、半社会主义阶段……就其理由:在这里,能感受到依然浓浓的重男轻女的气氛,一些妇女自己也认为不能生儿子续香火是最大的不孝和缺憾,并在整个家族里面常常忐忑不安;再游走乡下,能看到很多的祖房祖坟;逢年过节还能感受到宗祠宗族的一幕幕;如有纠纷,能感受到族人的凝聚力、号召力、向心力。但再漫步海边或兴隆,又能看到正在施工的大型现代化建筑,感受到外来投资力量以及“精英意识”已经潜移默化,且无处不在地改变着这座城市。在红砖路上,又能看见挂着的党政牌子,再远远地望一眼那栋破旧大楼,又让人感受到这里好像是一个“官弱民强”的社会氛围……

    一方面,能看见有些领导干部呕心沥血且壮志难酬;一方面,看得到有些万宁人怨声载道骂别人“不作为”;同时,自己还悠游自得地,也不给自己“作为”。一些普通百姓抱怨有的本地干部素质差、文化低,可内心里又很难容得了外地干部,尽管他们内心里也认可这些外来的素质好、文化高。

    有些人,一方面自豪地为我们介绍美丽兴隆的风光风情,一方面内心强烈拒绝着兴隆归侨;叫他们不是“归侨”或“华侨”,而是“外侨”;顾名思义,是外人,不是自己人。要知道,他们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已经几十年了,相处的年份,甚至比有些国家建国的时间都长,新加坡才1965年建国。

    很多内地人在这里早已娶妻生子,生活着、工作着、贡献着,在他们内心深处,早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家园。因为,他们的孩子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扎根在这里,他们希望这里发展的更好,让孩子们将来生活的更好。一旦听到其他人对万宁说三道四,也会像万宁本土人一样,据理力争、面红耳赤;看到琼海与陵水的快速发展,他们会像万宁本土人一样又嫉妒、又着急、还不服气;可居此多年,他们依然被一些万宁人叫做“大陆仔”或“大陆妹”。

    我所认识的万宁人,几乎没有一个不夸赞自己家乡风景怡人云云;这也好那也好的同时,铁了心坚定不移地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外地去读书、去工作,能不回来工作,则不回来。自己守着家乡,子女不再参与建设家乡,同时还排斥着外地人投资与建设。

    一些万宁人渴望着外来的智力与资金,很希望万宁发展,他们也要享受现代化的成果;但又对这种发展充满着恐惧;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用祖田祖房祖坟换来的一纸朝不保夕的空文;

    这里发展了,但不再是他们的了,万宁的未来与他们无关;他们现在穷,毕竟还能穷守着一块“地盘”,将来再穷了,恐怕连可卖地盘都没了。他们的担忧,来自于对政府政策的不确定,对自己将来生活的不确定,同时也有着对自己的不自信。

    登陆网络,能够看到不少万宁新闻,其中不乏有很多让万宁人不开心的负面报道,但也感受的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万宁,即便是挨骂,总比没人理会的好吧,就像三亚人、北京人,你骂你的,我过我的。当然,遭骂总是一件不爽的事,特别是外人一边欣赏万宁的风光,一边抱怨万宁的人;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只夸万宁的人呢。当然,最好是既赞美万宁的风光,又赞叹这里的人们。

    可惜万宁,除了负面新闻报道,哪条新闻让万宁人扬眉吐气一把?!

    ……想到这……让人发晕!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9.3官弱民强”的社会生态

    听到这样一个传闻:“非典”那年,省某领导临危受命、赴京上任。消息传来,海口某宴会厅,正值一场会议的普通酒宴,几个海南土著干部当即打开香槟酒,“高调”庆贺;庆贺这位雷厉风行的领导终于调离了海南,这一切都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顾忌。就此一幕,有些干部啧啧叹息:“他的调离,让海南至少又落后了10年。”

    海南尚且如此,万宁又能如何?

    打开市府网站,就能读到这些简历,大陆人、土著人、外县人,像内地县市领导班子一样的“构架模式”,好像全国这方面都差不多。有些专家称之为“政治生态”,这不仅是万宁,也许整个海南都是特有的政治生态。

    不同的是,万宁主要领导多是外地人,被称作“大陆人”。“万宁一直由大陆人执政”,这便让当地一些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说不清道不白的“土著心结”。也许正是这样一个社会生态,注定万宁是一个没有秘密的小城。任何一个消息或决策,民间将飞速传播,或者民间早已传开,个别决策者还“懵着”。

    来这里当干部的大陆人,或许只有他(她)自己才知道,在这里干点儿事将会有多难?新官去其它地方上任,还有三把火,在这里,一把火后可能就熄了,能否点着一把火?真要看运气成分。

    据传,一个领导任期已满,做述职报告时候,自我检讨自己:“一个缺点就是不会讲地方话,影响与当地群众的交流。”

    难以想象:井冈山会师的朱毛都不会说江西话;四川人邓小平也不会讲广西话,还不是举行了百色起义?!
        
    似乎任职万宁真的好难!如决策稍有不慎,恐怕那场面就像当年N多万宁人“群殴”《万宁人》的邢曙光作家一样。万一一些群众再被个别人“代表”起来,较真儿起来,那你可有点儿惨;会“胡搅蛮缠”提出很多要求,没有不敢要的,只有想不出来的,你信不信:有些人竟敢向你提出索赔飞机和军舰?他们的“无理取闹”不像是为解决问题,而仅为了出一口气,很多事、很多年累积的一股怨气。你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你可能只是一个被人倾吐怨气的 “垃圾桶”。

    报纸说:“省委有领导鼓励干部工作中要不怕犯错误……”这可要分什么人?干什么事?在哪个地方?如果你真被这句话“忽悠”了,脑袋一“”……从此,你在万宁的“职业生涯”开始交上了“坏运气”。

     一位年轻的女干部任职基层,上任初始,在一次村民大会上侃侃而谈,赢得村民的一阵阵的笑声与掌声,一个老渔民便找到这个女干部,问她有没有婆家?如果没有嫁人,希望她来做儿媳。得知女干部早已嫁做他人妇,那老渔民啧啧叹息。后来得个女干部生了孩子,他特意送一条马鲛鱼看望她。喜欢你,真心喜欢,把你当成自家人;这个老渔民就是万宁人的一个影子。从中也能看到,万宁农民不太像内地那些农民,他们并不怕官;有些渔民天天出没在海洋里、风浪里,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呀?但我相信,怕死的人还是多,比如,我就算一个。

    “民强官弱”的态势在万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个作家说:“万宁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安宁……从汉代开始,这就是一块令历代统治者异常头痛的土地……万宁2000多年来的历史基调:不畏强权,民风彪悍,勇于抗争,前赴后继。”或许是一个社会遗传基因,这种“民强官弱”态势一直延续至今。

    如果说万宁排挤外来干部,这话太绝对了。万宁百姓跟岛内、跟内地一样的心态,从来都是“包青天”崇拜,就像图腾崇拜那样。再说,干部形象是自己的宣传部门树起来的,自己定的标杆,给公众的印象就该是一个焦裕禄、孔繁森。“谁让你总夸自己多么好,那我们就该认为,你就该那么好。”这是他们自己送给公众的一把衡量标尺。

    “官弱”也来于自身原因,要么官风不正,正了自然强;要么素质低、能力差,好事干不好,好心办坏事;要么当地势力太强大,民亦官,官亦民,盘根错节,密不可分……

    你可曾知,没有一个投资人不会不关注,此万宁“社会风貌”。

    官府尚且如此,这又让那外地投资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办?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9.4听来的万宁“故事”

    在万宁,只要在酒桌上,万宁故事就“漫天飞”。

   十年十个职位科级干部

    听说,10年来,他在局里、镇里、机关等转悠了10个职位。今已近不惑之年,虽不认识,但我可以想象到他年轻时那意气风发、才华横溢的影子。他的仕途经历如同一个笑话映射出当年万宁官场的角角落落。

    让人糊涂的是市府过去的用人制度如此“毁”人不倦。如果他不称职,干脆撤了,让人家死了仕途之心,另谋出路;如果称职,为什么还如此“磨练”?!在哀其不幸(或许人家自我感觉还挺好呢),同时也“怒他不争”。趁那时还有年轻的本钱,外面的世界也很大,也很精彩……

    一个采访毁掉一个镇书记

     一个电话采访毁掉一个镇委书记,一时间被媒体狂轰滥炸为“包厢书记”,互联网上一直挂着万宁的这个新闻,吸引读者的可能还不是在哪里办公的问题,而是一个基层干部答记者问的“水准”。

    至于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黑幕”与“圈套”,我们懒得关心,但愿此事在其从政生涯中,只是一个教训,而不是终结;如果他能“东山再起”,希望他从中能“悟”出自己的不足与缺憾。否则,必有“next”,如果真被不幸言中,那就不是别人要“灭”他,而是自己灭自己。

    一个关注万宁的朋友,发我这条新闻链接时候,写下几句点评——

   够黑!万宁人黑万宁人的时候,下手也够黑。

   够冤!这本不算什么事情,海了去了,平时太不拘小节,对媒体太忽略了,结果被人家拖到一个他不熟悉的阵地上高举高打、狂轰滥炸。

   够笨!“答记者问”的真够有水准,把一个万宁基层干部的素质暴露无遗,而且暴露给媒体。你说自己的事情,干嘛还扯出市委书记省委书记?活该欠扁!


   一个醉醺醺的副局长

   随我一起来万宁的一个北京籍建筑老板,经不住我力荐万宁风味小吃,在当地朋友陪同下,我们就在万宁一热闹的大排档吃晚饭。

   饭中,一个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醉醺醺、摇晃晃来到我们桌旁,与我们当地的一位哥们打个招呼;按通常,就挥挥手点点头,礼貌一下,客气几句,不就走人了嘛,可他倒好,一屁股就坐下。

   满嘴酒气问道:“你们想在万宁做什么项目?”

   我回答:“什么都不想做,就来玩玩。”

   他接着又问:“你们是做什么的?”

   让人反感,好像来查户口似的;不是看着当地朋友的面子,我真想回他一句:“我们不是通缉犯”。

   接着他又说:“万宁的事情不好干,海南的事情不好干。”

   在我们桌上,拿着我们的酒,敬我们酒;又喝几杯酒后,就醉醺醺地走了,这让我那位当地哥们很尴尬。我们不知道他是酒后真言,还是酒后胡话?无论什么,未经邀请唐突地闯入别人饭桌上并反客为主,的确不礼貌、欠修养。

   开始,我们还以为他是个村干部或街道干部;当得知那位醉汉位居某局副局长时,我那位曾经参与过首都机场新航站楼、鸟巢等重大工程建设的老板连连摇头:“海南距离国际旅游岛还远着呢,万宁更远。此地商机少,麻烦多。”

   这或许是极个别的“案例”,不能代表万宁官场全部。只是让我们不幸“巧遇”。

   在万宁,我就认识的一个洁身自好的科级干部。那天,他陪我游览南燕湾高尔夫球场,谈到高尔夫,他说:“我才不去学高尔夫,这东西上瘾,有的还赌博,一场下来好几万。我这点工资打不起,即使有人给钱打,我都不去,拿人家手短,人家凭什么给你钱,还不是想有求于你,干脆!我就不去学。”

   但毕竟我对万宁官场不了解,也不可能去了解,说句实话,也没必要、没兴趣。尽管上述是一些“极端案例”,可又毕竟是作为一名外地人到万宁后,感受到的“第一印象”。

   这又让人想起了那句俗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万宁,一、二十年来,听说,那些领导们更像“流水”,而这些本土中层干部虽说不是铁打的“营盘”,至少流动在同级别的岗位上,是横向流动,专业术语叫:“轮岗”,除非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这里当中层干部,生存在一个既平平庸庸又战战兢兢的氛围内;至多是一个高投诉、高内耗、算不上高风险。还是从这个角度看,万宁机关的工作效率之低,也是有“土壤”的。

   一个公务员处理的交通事故

   有一天晚上,一个公务员喝酒骑摩托车回家,在路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与一对骑摩托的男孩撞上了,那男孩的摩托车已经严重变形,那喝酒的公务员马上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起来就要打对方。那两男孩可能是觉得自己没驾驶证,又看到对方是穿制服的,害怕了,求饶放过他们,公务员就顺势说:“算了,算了,你们走吧。”那男孩谢天谢地的跑开了,这位公务员见他们走了赶紧也离开。

   这个故事,是那位公务员在一次聚会时候,亲口讲述给我一个外地朋友听的。而且,他很自豪的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先发制人,否则,事情就很难处理了,毕竟自己又是酒后,又是公务员。”在场一起吃饭的还有一位高中老师,他们说起来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还以为自己这样很光彩很得意;既不尊重别人的生命安全,也不尊重自己的。

   我这位外地朋友听的目瞪口呆,说自己他都觉得没脸了。问我们有什么感想??

   听后,我无语。但一个外国女孩,她一共插话4次:“喝酒骑摩托车是刑事”、“公务员知法犯法”、“听了更加不敢去海南”、“这样的社会没有安全感。”

   或许这个故事太“以偏概全”了,如果换成一个普通市民,就算不上什么故事。但那个事故的当事人之一却是一名公务员;而且说给了外地人听,外国人听,更何况那个公务员还感觉很自豪、很英武。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9.5 今日之“乱像”,非一日之功

   听说,当年万宁有着全国最大的工商局,人员有900多人。

   听说,一个杀猪的昨天还在菜场杀猪卖肉,今天就能通过关系当警察。

   听说,在万宁拿财政工资的人员队伍中,实际年龄与档案年龄不符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原因就是虚报年龄,把年龄“”的一塌糊涂。有往小改,目的是冒名顶替别人上班;也有往大改,为了早拿工资,早拿工作指标。一个高中生,当局长的老爸就给儿子找好了“”财政的工作,边读高中,边拿国家工资。你们见过这么“”的高中生吗?

   姓名与年龄是一个人的基本符号,是诚信社会的基础;这又是这栋庄严市府大楼的公信力基础,是万宁市府的一个形象代表之一。仅此“瑕疵”,怎可能让众人“臣服”,怎能成为一个“强势”的执政官?!

   尽管这都是“历史”事件,但都有惯性,会惯性到今日万宁。今日“乱像”,不知现在“那些退休老干部”即当年“万宁执政官”,功在何方?你等晚年安度的心安理得吗?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9.6 没有一批好干部,万宁一切免谈

   查看万宁政府网站,能见到不少领导干部出自于教师队伍,这一用人之策,想必是当年省府有关高层面对万宁或对全省基层干部素质的无奈之举。弃笔从政的教师毕竟是少数,远远改变不了万宁基层干部的整体态势。再说并非所有的优秀教师,都能成为优秀干部。听说在万宁,不少新赴任的干部,初来驾到时,满腔热情、立志带给万宁一片新天地、新气象;但没多久,自己就会笑自己那N多想法“太书呆子”了。

   说深了这又跟体制有关,就是把万宁局长以上的干部全都累的白发脱发,恐怕都改变不了。一届政府5年任期,新一任领导在前1-2年起码要先熟悉情况,其中1年调整人事干部,后1-2运作自己仕途,中国如此,万宁恐怕也难例外。一届官员能有效干好1-2年已经不错了,哪有干满2届,10年都原地踏步的?往后哪还有机会啊?年龄不饶人,就此次海南副厅“海选”公示中,最年轻的38岁。

   今年省府、三亚、海口开始了全省甚至全国性的公开竞聘干部,且不管形式与效果如何?也不议论是否在“做秀”?这起码开了一个好头,向公众释放出一个信号:一场区域之间的人才竞争烽火燃起。

   提起一些干部,一个当地大姐气愤地说:“有些男人,其中不乏还是公务员,整天想的是喝酒唱歌玩女孩,既不为政府做事,也不为家乡做事,还不为家庭做事;平时自我感觉良好,感觉自己还高人一等。他们不喜欢接受外来的文化,也不想去学习,政府用公款安排他们去学习经验,也只是给他们逍遥的机会,根本带不回什么好的东西。”

   这位大姐她的满口怨气只是表达一份寄托和希望。如果有“个别人”非给人家“上纲上线”,那恐怕也太抬举这位普普通通的大姐了,那“个别人”也太有才了!

   这位大姐的说法不全是偏激。如果“吏治”不到位,一些领导的旅游发展理念,如“一带两区”,以及把万宁打造成“旅游目的地”的发展思路,恐怕只能永远挂在嘴边了。

顺势而为,无中生有”——那只能是“高手”的经典杰作,而不是目前万宁的一些干部力所能及的。有些人,你即使送给他们一张地图,恐怕他们都找不到回家的路。不怕他们干不好;就怕他们什么都不会干,更怕他们什么都不去干。

   好比一个习惯于开拖拉机的,即使送给他一个奔驰车的钥匙,恐怕他连门都打不开;正是因为缺乏见识,以至于贫乏素质、观念、境界等这些“执行力”的要素。在一些外地投资人眼里,万宁一些干部显的十分“原生态”。

   2010年8月30日 新华网报道:卫留成的一番话应是敲响一个警钟:“海南最不缺的人才是党政领导和行政干部,但干部总体素质急需提高。各级常委会开会,离不开讨论经济社会发展、城乡总体规划,但却少有领导干部懂规划、懂算账,甚至管卫生的不懂医疗,管工业的不懂本地矿业,闭眼瞎说很可怕。”

   不少土著干部,白手起家,从零做起,一步步能走上这个位置,在万宁的地盘上,算得上万宁群体中的精英分子。这些中层干部是万宁人中的核心之核心、精华之精华。既承上,又启下,既代表市府形象,又代表民众形象;是万宁人对外的形象窗口,更是万宁发展的基石力量。即便你不为万宁人争口气,你怎么也该为自己争口气吧?!一些外地人嘴上不说你,并不代表人家看不见、心里不明白;你还美滋滋地自我感觉好极了,好像别人都好傻。

   在万宁的政府大楼里,到现在,也就是今天(记着是今天,2010年9月21日星期二),不信你们去看看,有的部门还没有电脑,不是花不起钱,更非“节约闹革命”,而是很多人不会用。如果你再去问问:“为什么没配电脑?”这个部门的领导肯定这样回答:“都没有人会使用电脑,配干嘛?”如果再去问问这个领导出身,文化程度嘛,我就不说了;但人家现在毕竟是有大专文凭的人。

   我听说,万宁科级干部中,到今天(记住是今天,2010年9月21日星期二),还有好多不会用电脑的,此话真假?不妨试试,把万宁副科以上的列队排查。你会见到一些不会“吹竽”的“南郭先生”及“南郭女士”。正是这几个“南郭”,让外人“误解”:这是一个什么职业素质与执政能力的团队啊?!现在都什么世纪了,早就互联网时代了,你还手持“长矛弓箭”跟人家面前比比划划、哄哄牛气!你瞧瞧,胡总温总还与网民互动呢,你可好,还摆谱那么大!我倒想看看你在“国际岛”上是怎一个作战方法?

   这也太为难了书记市长组织部门,没人可用啊!

   没有一批好干部,万宁一切免谈!!!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9.7 尴尬的村干部

    a.不敢住五星酒店的村支书

    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某村支书应邀去外地参观学习,接待方很重视,毕竟其公司项目用地是在这个村的土地上。便安排村支书一行入住该市一个豪华星级酒店,一人一个单人间。刚一进房间,这个村支书就发懵了,房间很多设施没见过,更别说一些设施上面的英文说明了,就是中文说明也看不懂;因为平时这些设施都没有见到过,没用过,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一些名字。这可不敢随便乱用,怕给人家宾馆用坏了,寻思半天,不敢一个人住,只好“挤”到另外一个领导的房间里。

    在此写这个故事,没有丝毫“贬低”之意。你可以笑话这个村干部的“愚昧”,但你想过没有,导致这种“愚昧”的原因?在万宁还有多少这样的村干部?

    对于万宁来说,这些基层村干部最主要的是走出去看看长长见识。因为,无论是中层,还是高层,与村民联系最密切,感召力最强的还是这些村干部,毕竟“宗祠宗族”。如果他们见都没见过,怎么去判断?怎么去比较?怎么能领会你们中高层领导的“意图”?怎么知道自己该领着村民往哪个方向走呢?也许让他们去,可能是白花钱,但即使明知白花钱,这钱还得花,因为没有太多的选择,也因为即使这钱不这样花,也会被那样花;反正是剩不下来的。


    b.尴尬的农家乐和“送温暖”

    一个村长,一直想在村里面发展农家乐,带着村民致富,经一位干部介绍,与我认识了,这位干部在我面前夸奖他当过兵,属于有见识的,高中毕业,属于有文化的。当时听的我哭笑不得,几乎是我口述,他笔录,也算为他出谋划策。那天他交来写出的项目报告书,征求我的意见,刚巧在场的还有来自内地和国外的专家,以前我们看到的项目报告书多是印制精美、图文并茂的,这是我第一见到的写在旧挂历背面的项目报告书。在场的一位干部也很尴尬。过一会儿,那位干部说:“他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他还有积极性。”

    当年,他“送温暖”扶贫下乡给农民送砖瓦到家,修缮房屋,那家农民就坐在院子里蹲着、看着、闲着,好像领导就该来修,好像修的不是他的家,一点儿忙都不帮,一口水也不给喝。一位怀着大肚子的女干部在为他们搬桌子,一个人抬不动,喊那位农家大姐搭把手帮个忙,谁知那妇女连连摆手,转身离去:“我不会干,我没干过这活。”

    听罢!无语……

    后来,我专门打电话问那个村长关于农家乐的进度,他说:“群众都不愿干,说最好还是政府出面,出点儿钱,领着他们干。”

    我又说:“要不你先领着他们外出走走看看,就当旅游了;长了见识,想法可能就不一样了。”

    他回答:“这个我也问过,他们都不去,怕花钱,再说家里也没有钱;即使家里有钱的,也舍不得花钱去旅游。”

    顿时,我无语……

    当时,我想再抱怨村长几句,可实在是张不了口。这里的农民不同于一些发达地区的农民,挣钱太难了,怎能舍得这来之不易的钱?!又想想那张写在旧挂历上的项目报告书,那天还被我嘲笑,此时此刻,心里一丝丝感动:他尽力了。尽管他只有高中毕业,尽管他转业回乡,这在万宁农村基层干部中,能有高中教育并有当兵经历的背景,实在凤毛鳞角。我想,整个海南农村大抵也是如此。他,就是我前文提到的那个要寄我胡椒的村干部,一个有情有义、有想法想干事的万宁爷们儿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9.3官弱民强”的社会生态

    听到这样一个传闻:“非典”那年,省某领导临危受命、赴京上任。消息传来,海口某宴会厅,正值一场会议的普通酒宴,几个海南土著干部当即打开香槟酒,“高调”庆贺;庆贺这位雷厉风行的领导终于调离了海南,这一切都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顾忌。就此一幕,有些干部啧啧叹息:“他的调离,让海南至少又落后了10年。”

    海南尚且如此,万宁又能如何?

    打开市府网站,就能读到这些简历,大陆人、土著人、外县人,像内地县市领导班子一样的“构架模式”,好像全国这方面都差不多。有些专家称之为“政治生态”,这不仅是万宁,也许整个海南都是特有的政治生态。

    不同的是,万宁主要领导多是外地人,被称作“大陆人”。“万宁一直由大陆人执政”,这便让当地一些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说不清道不白的“土著心结”。也许正是这样一个社会生态,注定万宁是一个没有秘密的小城。任何一个消息或决策,民间将飞速传播,或者民间早已传开,个别决策者还“懵着”。

    来这里当干部的大陆人,或许只有他(她)自己才知道,在这里干点儿事将会有多难?新官去其它地方上任,还有三把火,在这里,一把火后可能就熄了,能否点着一把火?真要看运气成分。

    据传,一个领导任期已满,做述职报告时候,自我检讨自己:“一个缺点就是不会讲地方话,影响与当地群众的交流。”

    难以想象:井冈山会师的朱毛都不会说江西话;四川人邓小平也不会讲广西话,还不是举行了百色起义?!
        
    似乎任职万宁真的好难!如决策稍有不慎,恐怕那场面就像当年N多万宁人“群殴”《万宁人》的邢曙光作家一样。万一一些群众再被个别人“代表”起来,较真儿起来,那你可有点儿惨;会“胡搅蛮缠”提出很多要求,没有不敢要的,只有想不出来的,你信不信:有些人竟敢向你提出索赔飞机和军舰?他们的“无理取闹”不像是为解决问题,而仅为了出一口气,很多事、很多年累积的一股怨气。你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你可能只是一个被人倾吐怨气的 “垃圾桶”。

    报纸说:“省委有领导鼓励干部工作中要不怕犯错误……”这可要分什么人?干什么事?在哪个地方?如果你真被这句话“忽悠”了,脑袋一“”……从此,你在万宁的“职业生涯”开始交上了“坏运气”。

     一位年轻的女干部任职基层,上任初始,在一次村民大会上侃侃而谈,赢得村民的一阵阵的笑声与掌声,一个老渔民便找到这个女干部,问她有没有婆家?如果没有嫁人,希望她来做儿媳。得知女干部早已嫁做他人妇,那老渔民啧啧叹息。后来得个女干部生了孩子,他特意送一条马鲛鱼看望她。喜欢你,真心喜欢,把你当成自家人;这个老渔民就是万宁人的一个影子。从中也能看到,万宁农民不太像内地那些农民,他们并不怕官;有些渔民天天出没在海洋里、风浪里,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呀?但我相信,怕死的人还是多,比如,我就算一个。

    “民强官弱”的态势在万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个作家说:“万宁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安宁……从汉代开始,这就是一块令历代统治者异常头痛的土地……万宁2000多年来的历史基调:不畏强权,民风彪悍,勇于抗争,前赴后继。”或许是一个社会遗传基因,这种“民强官弱”态势一直延续至今。

    如果说万宁排挤外来干部,这话太绝对了。万宁百姓跟岛内、跟内地一样的心态,从来都是“包青天”崇拜,就像图腾崇拜那样。再说,干部形象是自己的宣传部门树起来的,自己定的标杆,给公众的印象就该是一个焦裕禄、孔繁森。“谁让你总夸自己多么好,那我们就该认为,你就该那么好。”这是他们自己送给公众的一把衡量标尺。

    “官弱”也来于自身原因,要么官风不正,正了自然强;要么素质低、能力差,好事干不好,好心办坏事;要么当地势力太强大,民亦官,官亦民,盘根错节,密不可分……

    你可曾知,没有一个投资人不会不关注,此万宁“社会风貌”。

    官府尚且如此,这又让那外地投资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办?

77

主题

413

帖子

223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1: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9.3官弱民强”的社会生态

    听到这样一个传闻:“非典”那年,省某领导临危受命、赴京上任。消息传来,海口某宴会厅,正值一场会议的普通酒宴,几个海南土著干部当即打开香槟酒,“高调”庆贺;庆贺这位雷厉风行的领导终于调离了海南,这一切都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顾忌。就此一幕,有些干部啧啧叹息:“他的调离,让海南至少又落后了10年。”

    海南尚且如此,万宁又能如何?

    打开市府网站,就能读到这些简历,大陆人、土著人、外县人,像内地县市领导班子一样的“构架模式”,好像全国这方面都差不多。有些专家称之为“政治生态”,这不仅是万宁,也许整个海南都是特有的政治生态。

    不同的是,万宁主要领导多是外地人,被称作“大陆人”。“万宁一直由大陆人执政”,这便让当地一些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说不清道不白的“土著心结”。也许正是这样一个社会生态,注定万宁是一个没有秘密的小城。任何一个消息或决策,民间将飞速传播,或者民间早已传开,个别决策者还“懵着”。

    来这里当干部的大陆人,或许只有他(她)自己才知道,在这里干点儿事将会有多难?新官去其它地方上任,还有三把火,在这里,一把火后可能就熄了,能否点着一把火?真要看运气成分。

    据传,一个领导任期已满,做述职报告时候,自我检讨自己:“一个缺点就是不会讲地方话,影响与当地群众的交流。”

    难以想象:井冈山会师的朱毛都不会说江西话;四川人邓小平也不会讲广西话,还不是举行了百色起义?!
        
    似乎任职万宁真的好难!如决策稍有不慎,恐怕那场面就像当年N多万宁人“群殴”《万宁人》的邢曙光作家一样。万一一些群众再被个别人“代表”起来,较真儿起来,那你可有点儿惨;会“胡搅蛮缠”提出很多要求,没有不敢要的,只有想不出来的,你信不信:有些人竟敢向你提出索赔飞机和军舰?他们的“无理取闹”不像是为解决问题,而仅为了出一口气,很多事、很多年累积的一股怨气。你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索,你可能只是一个被人倾吐怨气的 “垃圾桶”。

    报纸说:“省委有领导鼓励干部工作中要不怕犯错误……”这可要分什么人?干什么事?在哪个地方?如果你真被这句话“忽悠”了,脑袋一“”……从此,你在万宁的“职业生涯”开始交上了“坏运气”。

     一位年轻的女干部任职基层,上任初始,在一次村民大会上侃侃而谈,赢得村民的一阵阵的笑声与掌声,一个老渔民便找到这个女干部,问她有没有婆家?如果没有嫁人,希望她来做儿媳。得知女干部早已嫁做他人妇,那老渔民啧啧叹息。后来得个女干部生了孩子,他特意送一条马鲛鱼看望她。喜欢你,真心喜欢,把你当成自家人;这个老渔民就是万宁人的一个影子。从中也能看到,万宁农民不太像内地那些农民,他们并不怕官;有些渔民天天出没在海洋里、风浪里,死都不怕,那还怕什么呀?但我相信,怕死的人还是多,比如,我就算一个。

    “民强官弱”的态势在万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个作家说:“万宁其实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安宁……从汉代开始,这就是一块令历代统治者异常头痛的土地……万宁2000多年来的历史基调:不畏强权,民风彪悍,勇于抗争,前赴后继。”或许是一个社会遗传基因,这种“民强官弱”态势一直延续至今。

    如果说万宁排挤外来干部,这话太绝对了。万宁百姓跟岛内、跟内地一样的心态,从来都是“包青天”崇拜,就像图腾崇拜那样。再说,干部形象是自己的宣传部门树起来的,自己定的标杆,给公众的印象就该是一个焦裕禄、孔繁森。“谁让你总夸自己多么好,那我们就该认为,你就该那么好。”这是他们自己送给公众的一把衡量标尺。

    “官弱”也来于自身原因,要么官风不正,正了自然强;要么素质低、能力差,好事干不好,好心办坏事;要么当地势力太强大,民亦官,官亦民,盘根错节,密不可分……

    你可曾知,没有一个投资人不会不关注,此万宁“社会风貌”。

    官府尚且如此,这又让那外地投资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办?

109

主题

193

帖子

65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0
发表于 2013-10-24 12: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浏览,有空再慢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国际顶级域名|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阳光万能 ( 琼ICP备13001910号-1   关注 关注

GMT+8, 2017-4-24 17:37 , Processed in 0.28583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