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阳光万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楼主: 浩鸣

《万宁师殇:告别阳光万宁版》

[复制链接]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49 |只看该作者
五、“摘要”网友早前热议万宁教育

(一)《万宁“师殇”,另一种贫困在延续》(老杨:《万宁咋搞》)

7.1软件重于硬件

在去往东山岭的路上,可以看见一个几百亩的正在施工的工地,这是万宁中学新校区,听说投资近2亿元。在财政吃紧的万宁市,拿出这笔钱给孩子们建设一个新校区,事件本身就可圈可点。

但万宁教育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一座现代化的校园,更主要的是一批师资力量及一个良好的教育氛围。少盖一座大楼,把钱用来“引智”上、“氛围”上,这才是“刀刃”、是根本!

《政府工作报告(2010)》中说:“继续向省内外师范院校招聘40名本科以上毕业生,充实高中教师队伍,继续招聘一批待分配的统招统分师范生,优化农村中小学校教师队伍结构。”从中可以看出,在万宁,焦急与渴望不仅只有家长与学生,但仅这几十名、甚至几百名,对于万宁教育则杯水车薪、远远不够。

只要有钱一两年内就能建设一个新校区,而打造一个教师团队,恐怕至少要一二十年;而万宁最缺乏的就是这点,这算的上是万宁未来发展的又一个“短板”,但这一点好像不仅仅是钱、但又离不开钱的问题。那些“直奔”万宁教室的外地老师,他们看了看万宁的“风景”,万宁人同时也在看他们的“风景”,来来走走,为什么招不来,留不住呢?就万宁人所认识的在外地从事教育的朋友们、好老师们,谁敢去“忽悠”他们来万宁执掌教鞭呢?就目前的条件下,把那些优秀的内地老师招来,会不会误了别人的发展?!

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地区,为了“掠夺”优秀的内地老师,可谓是不惜重金、不择手段。湖北湖南两大教育强省,每年暑假这些教育局领导都惊恐万分,不知道今年又要被广东人“掠夺”多少好老师。而万宁呢?

即使一批批好老师都“”来了,一片片漂亮的校区也亮相了,万宁的教育就能发展起来了?恐怕也没那么轻松,万宁的教育“环境”,早在十年前就被“污染”了,可怕的是被破坏的还有其“自净功能”,相比,这才是业内的一种“心殇”。因为只要有钱,很快就能建好一栋教学楼;只要工资高,多少都能招来一些好老师;万宁人重视教育的传统理念,在那几年惨遭践踏,其自我恢复或修复,恐怕至少20-30年,一代人啊!

没有“春暖花开”,谈何“燕归来”?!

而这个“功臣”恐怕非当年分管教育的一位副帅莫属,一个朋友说:“万宁教育,在那段时间,很多校长都是以有二奶为荣,教育混乱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教育局战线的绯闻是最让人接受不了的,因为他们身为教育者。所以,在万宁很多家长都不愿意把孩子留在万宁读书。”

我点击了一下往日“新闻”,发现这位副帅即万宁籍人,让人疑惑,他对自己的家乡人下手怎能那么“”呀?!

“谁说他黑了,人家还有情有义呢!”那个朋友说,“带着情妇,出入各种公开场合,一点儿都不回避。还给那个万宁女的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单位,还给了不少钱。副帅出事后,那女的也嫁人了。”

这在当时万宁教育战线都暗中流传着,但谁有胆子说出来呀!毕竟副帅与万宁女“”时刻,大家都没机会亲临现场、能亲眼目睹。现在那个万宁女应该清楚她的“债务”将要终生偿还。或许遭遇种种不测的副帅现正在某个角落独自忏悔,人家如今都已经掉进井里了,咱们也就别再往里头扔石头了。他伤害的绝不仅是万宁教育,殃及的还有万宁土著干部们,恐怕这让他们N年都抬不起头来。唇亡齿寒,谁让他们当时姑息养奸呢?那几年,难道人大政协、纪委监察都放了长假吗?

千禧年是这位副帅的“灾年”,然而此事却一直沸沸扬扬至2007年“天涯社区”。由此看来,其“原罪”的洗涮,成本很高,包括时间成本;从这个角度来看,万宁教育,其“软件”更重于“硬件”;既要花大钱,还要下大力,更要下“狠心”。

我对万宁的朋友说过:“如果海南不穷尽全省之力发展教育,国际岛没戏!万宁也一样!”

几个外地朋友聊天时候说过这样的“外行话”:“假设万宁常委中,多一名教育委员,会不会恩泽万宁一代后人?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0 |只看该作者
7.3  “马靴帮”之师殇

此事在万宁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去年底,我第一次去万宁时,其“余波”还在坊间荡漾着;我猜想,其心理阴影恐怕短时间内难以消失。

一些老师,以乡下中小学女老师居多,穿着万宁正流行的、内地早过时的高帮马靴;在市府前上访。这是因为对一个教师的公开考评的一个政策不满,引发的一场万宁业内的大震动。

听说,有关部门出台一个规定,意在提高万宁老师总体水平和素质。每学期对老师进行一次考试评定,并进行排名,落后的就待岗学习,工资照发,学习提高后再上岗。这在内地城市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再正常不过了,但在万宁,恐怕当时在海南都是一种激励创新。

不就是一场考试吗?有什么不敢考呢?这些老师还不是天天在考试学生吗?

排名又有什么可怕的,这些老师还不是经常给班里的学生进行排名?

又不是停发工资,只是让你们去学习提高。如果真能因此“造就”一批好教师出来,那可真是万宁子孙后代的福分,是万宁的福分。哪个家长还会舍近求远,花那么多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海口、送到内地读书啊?!

就这么一个好事情,但在万宁,被活生生地“扭曲”了。一些老师极度不自信,担心考不好出丑,可能出于对潜在的被淘汰、遭失业的恐惧;于是就上演了一场对万宁来说一场意义深远的“上访运动”。

有些学生家长只敢暗中支持这个考评政策,但谁也不敢公开站出来,毕竟自己的孩子还在这些上访老师的手里面攥着。

一个万宁哥们说:“那天,他们或坐或站或蹲或躺或靠,姿态百出、五花八门;站没站相,坐没坐相,随地吐痰、乱丢垃圾。下面穿着马靴,上面什么衣服都有,根本不注意搭配和美观,简直就是马靴帮。哪还有一个老师的形象?!”

但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博弈”,以有关部门的政策不了了之而不了了之。后来又听说,有关教育部门也组织了一次小范围考试,但考试当天,这些老师们被“有组织”地组织到外地旅游了。

就在那些上访老师得胜回朝那一刻,输者不仅是万宁某些教育官员,而是整个万宁,还有万宁的一代孩子们,包括那些“马靴帮”老师,仅仅为了自己一个面子、一份不自信、一种不进取……

在这里,能感受到另一种贫困在延续。相对于生存空间的仄狭,精神世界的蛮荒、教育资源的匮乏以及相伴而来的知识贫困且拒绝吸收新东西,这对于一个群体、对一个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有着更为可怕的杀伤力。

敬爱的老师,您一向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假如您的灵魂生锈了呢……?!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0 |只看该作者
7.6 一个含恨离开的大陆女教师


首先是单身大陆女,刚刚毕业,就来到万宁教书,在许多人的眼里就成了一个具有危险的、很可能的、潜在的“第三者”。其次是女教师,又在一些人眼里是来抢饭碗的。

我与她仅一面之交,那天,在一个酒店咖啡厅偶遇一个当地老师的朋友,我过去跟那位老师朋友打招呼时,正赶上她起身告辞,给我的印象是礼貌而恍惚。后来就知道了这位单身女教师的故事。

我不想评述当事男女主人公之间纠纷的孰是孰非,只是因为土著的男主人公与市某领导沾亲带故,校方则做出了“明确”的处分决定:女方错,男无辜。这一介弱女子的选择只有含辱离开,离开学生与学校,离开万宁小城,离开这里“美丽的阳光沙滩……”。

我那位老师朋友一直想说服她、挽留她;听朋友说,也有其他几个热心的万宁大姐曾与她谈心过、劝慰过;但这一切都难以让她回心转意。

“能不能不辞职?”——她摇头拒绝。

“现在不好找到新工作,因为还没开始暑假,教师招聘工作还没有开始。”——她再次摇头。

其实,她完全可以请假休息,暂不辞职,一边拿着工资,一边联系着工作。她宁可一份钱不要,也不想再在万宁多呆一分钟。

后来,我给当地朋友发了这样一个短信:

一个美丽的地方,可以留下一首诗、一幅画、一篇散文,仅此而已;但如果有了一群可爱的人,还可以留下一部长篇小说,甚至一部壮丽史诗。人,还是最重要的。几年或几十年之后,或许这片美丽的地方不再美丽,但那部长篇小说和壮丽史诗依然犹存,因为这里曾经有过那样一群可爱的人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1 |只看该作者
(二)《谁在吞噬万宁贫瘠的教育资源?




2010年,万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83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5813元(《2011年万宁市政府工作报告》),与全省平均数相差无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581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275元 《2011年海南省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一叶知秋,这么一个“标本意义”的收入水平,可想而知整个海南的智力匮乏与教育资源的荒芜程度。

A 一对夫妇,多个子女

早前,曾为一个教育项目,考察过万宁教育情况。当时,没有惊动政府任何教育主管官员,独自走了一趟万宁几个学校。在初中班级男女生比例几乎各半;而在高中班里男女生比例就缩减至8:2左右。当时印象,从教育扶贫的角度,这里足够了任何一条扶贫的标准;但从教育投资的角度,却无法给自己一个投资理由。

在万宁,不少孩子读到初中毕业,就“流失”了;有的还去学厨师、学开车等自我谋生的一门手艺,有的就在茶楼当保安、服务生,更多天天游荡无所事事。这些流失的数量有多少?

——每年已发初中毕业证数,扣除职校与高中录取通知书数,这个差数,即“流失量”。假如“流失量”中一部分流失到外地学校,这还让人多少欣慰一些,同时也让人多一份对万宁教育的凄凉感。再假如估计数高达几千,那么这个数字的背后,就是一道深深的难解之题;这些流失数字,正在黯淡一个个豆冠年华,及致力于万宁教育人士的一腔腔热心激情。

那么,这个“缺口”是怎么形成的?这些初中毕业后的女生都流向哪里了?再去一些发廊、酒吧、茶馆、歌舞厅等处看看。那能明白万宁会有一种什么样的社会风气。

我想,答案就一个字:钱。如果换一句话:家里孩子太多了,全力以赴保儿子。这时候,当再去责备万宁教育落后,那么我们该去骂“谁”呢?还会去“骂”那些教育官员,还是计生官员?


一方面,为了祖宗与传统而超生;一方面,教育资源却入不敷出;这么一增一减、此消彼长,从经济生态的角度来看,无疑加剧了本来就贫瘠的教育荒漠化。

在海南的农村社会,一个家庭生3-5个孩子已为普遍现象。计生工作者在全国范围内恐怕是最为“人性化”的。如今的社会环境下,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富裕,孩子们怎么可能得到一个良好的教育?在内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合力倾注一个宝贝孩子,而在广大的万宁农村以及海南农村,这种现象应为鲜见,因为子孙太多了,倾不过来了。

在北京、上海等,一些年轻夫妇商议着到底是养狗好,还是生孩子?而在海南,一些海南农村的新婚夫妇一而再、再而三地努力生孩子,直到生出儿子为止;他们一门心思努力地生儿子,为了尽责家庭家族延续传宗接代的理想;为了只见过名字、没见过面,且正埋在黄土下的祖宗们;为了死人,而不是为了活人,不是为了下一代幸福美好的未来。一个多子女的家庭,不仅耗掉贫瘠的教育资源,还有自己来之不易的财富积累,以及这一代与下一代本来可以像花儿一样的幸福。

年前,去一趟万宁看望11岁的骨癌患者(见《11岁男孩重症骨病急需救治……》。小黄病情与家境的确让人痛心,可是他们生活在在万宁一个镇上,还不是偏远贫穷的山区;映入眼前并刺疼内心的是另外一幕:小黄同学有4个姐姐,一个40来岁的母亲生下5个孩子。痛并疑惑着: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驱使小黄母亲生下5 个孩子?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风俗让小黄母亲不得不生下5个孩子?
——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性化”计生官员及法制环境竟然准许小黄母亲生下5个孩子?

就在小黄病情的帖子上,见有网友呼吁“希望万宁的企业家、老板们也有所表示!”。类似小黄们今日之现状,我们也“反向思维”:

——这,难道也是企业家的错?
——这,到底是政府责任,还是自身原因?
——谁,最该为“小黄们“的医疗费买单?


眼泪,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2 |只看该作者
B 马靴帮”与“官文化”


我在《万宁咋搞》中写一篇《“马靴帮”之师殇》,直指那些仅仅为了自己一个面子、一份不自信、一种不进取……“灵魂生锈”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马靴帮”故事已经悄然过去一年有余,但那场风波,至今还在“发酵”万宁社会心理。一个老师告诉我一件事,说他们学校新招来一个万宁学生,报名时,家长质问这个私立学校:“你们宣传时,不是说没有海南老师吗?怎么学校还有海南老师?”

的确,很难形容万宁教育那片片“风情”;也实在说不好积垢至今的万宁教育还能不能算得上是一种事业? 因为,大家乘坐的是一条正在航行、又在漏水的破船。

如果这群乘客还在讨价还价:“谁最该往外多舀水?”那明显是脑袋遭驴踢了。事实上,没人这么蠢,甚至就连船上最自私、最无耻的人都会拼命舀水,焕发出一种至公无私的精神。

可复杂的是,如果算计一下,这条漏水的破船在沉没之前,自己有足够时间安全抵达彼岸,危险属于下一船人的;那就会停下来,各自欣赏各自的海景。即便船舱进了一半的水、只要还能安然无恙自己,基本上人人都无动于衷。即使船长下跪,也会装着没看见。除非船长拿把斧头把船给劈了,船毁人亡、同归于尽。但恐怕没等船长举起斧头,船上人就可能先把船长劈了,个个都相信自己能掌好舵。幸运的是船上没有斧头,也没人想死;因为,这条船驶向的是更美好的明天,而不是海底坟墓

现在问题来了,这艘漏水的破船超重超员,必须要一部分人把自己的行囊包裹、金银细软抛下船。于是,扯淡就来了:谁的扔、谁的不扔、各要扔多少、以及谁先扔、谁后仍……这,就好比万宁教育展现给读者的一则现实版寓言,在这故事中还有一个“经典独白”——船一边漏水、人一边扯淡,同时还得意地说:“我早发现、我敢保证:这船在漏水,而且还会沉的。”

如果臆测,一些总把“义气”二字挂在嘴上的万宁人,在撕裂万宁教育的良心;可能过于片面偏激,可能让人难以接受;但这并不全是子无须有。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万宁有着一张永远画不清晰的关系网,用一位网友的话来说,就是“
官文化”。或许这个“官文化”的核心功能在于“官职”,未必全是“万宁未来”,更非全是“万宁后代”。在万宁,可以常常听到一些酒后狂言:“只要是万宁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某某市长,那是我兄弟。”

听到一个万宁“真故事”:一个部下找到上司,也是好朋友,想把自己的老婆调动到某学校工作。因为不符合调动原则。上司就苦口婆心对该部下晓之以理,甚至动之以情。部下半天不语,点头理解,就告辞了。上司以为做通了部下思想工作,没想到没过几分钟,一个更高级别的上上司打来电话,要求为其安排调动。原来那个部下离开之后,直接转身到那个上上司的办公室了。上司还是顶住了上上司。但以后呢……恐怕在万宁就寸步难行了。

因为,在一些人眼里面,此人没有始终代表万宁“官文化”的前进方向、没有始终代表他们广大“关系网”的根本利益。最后结局可以期待:
那将是一场对一个人的“围剿”,一群“隐形人”发起的对一种价值观的“围剿盛宴”,一个悲伤演绎着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如果注定是一个悲剧的收场。当这种悲剧性的结局蔓延开来的时候,就是一首整个万宁社会乃至海南的《悲怆奏鸣曲》。

一个万宁网友告诉我们:“你慢慢了解万宁教育这些年的领导,都是什么样的结局。你了解吧,一个一个的拉出解剖。”

听罢,一个从事教育投资的朋友说:“你们的过去我们来不及参与,你们的未来打死我们也不想参与了。”

在这里,能感受到另一种贫困在延续。相对于生存空间的仄狭,精神世界的蛮荒、教育资源的匮乏以及相伴而来的知识贫困且拒绝吸收新东西,这对于一个群体、对一个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有着更为可怕的杀伤力。

难怪总能听到有人如此哀叹:“万宁教育,就像一个即将膏肓的病人,不敢去、也没钱去看医生。如果不去,还有点儿自信,相信自己是一个生命体;如果看了自己的体检报告,恐怕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对一个万宁的朋友说过:
如果海南不穷尽全省之力发展教育,国际岛没戏!万宁也一样!还说过:从这个角度来看,万宁教育(乃至海南教育),其“软件”更重于“硬件”;既要花大钱,还要下大力,更要下“狠心”。这是因为,没伞的孩子,必须拼命奔跑。

话到此处,如果一些万宁“官文化”成绩优异者,还是不甘心、不情愿被一个外地人这般数叨。那我只能说,我不是街边摆摊儿算命的,唠不出那么多你爱听的。另外,我还要告诉你:在海南,学校的建设速度,绝对赶不上生孩子的速度。万宁“新万中”就是一个例证。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3 |只看该作者
C 市场早已过了河,“新万中”还在水里摸石头


4年前,在万宁,“新万中”这是一个个激动人心的重点民生工程项目,至今不知还能否继续激动人心?

春节前,我路过“新万中”工地,如此规模的项目,在内地至多工期一年;而在万宁,这个曾让无数市民家长、教师员工与教育官员等殷切希望得眼巴巴的,曾一度被列为万宁重点民生工程中的“第一项目”,令人诧异的是四年后的今天在“工地中”。

“新万中”项目,2007年的关键词是“承诺”,而且“郑重”;一年后,又变成了“投入”; 2009年,则换个新名词叫“启动”;2010年,又改为“加快”。时逾4年,在2011年的万宁“两会”上,终于“创新”了一个令人期待、但不那么令人激动的 “新名词”:“完成”。

详见:
《2007年万宁市委市政府承诺年内为人民办好十件实事》(“建设万宁中学新校区(高中部)”人民网海南视窗
《2008年 万宁市委市政府今年将为民办12件实事》(“投入1亿元建设万宁中学新校区(高中部)” 省府网)
《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启动万宁中学高中部建设”)
《2010年万宁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加快万宁中学新校区建设)
《2011年万宁市政府工作报告》(“完成万宁中学新校区(高中部)建设”)


新万中”项目,特别宏大宏伟吗?显然不是!

——占地面积408亩(原数据258亩),投资预算2.06亿元(原数据1.4亿元),仅比现在的万中高中部的在校生(1000人)扩增至4000人左右。

按照内地普遍标准,一个学位,初中部一般投资在3.5万元左右,高中部不到5万元。
2010年,广东东莞斥资18.9亿元,新建11所、扩建7所高中学校,新增优质高中学位4万个,其平均一个优质高中学位才4.7万元。

而“新万中”在投资额上是“高量”,数据表现为平均每个学位造价5.17万元(临时数据)。“新万中”的高量能否带来优质,有待将来进一步验证,但我预测其成本还要继续“高量”上去;因为央行在春节假期刚过这一节点上(2月8日)宣布加息,说明1月份CPI同比涨幅一定比去年12月份要高,而国家统计局发布去年10月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出人意料走出25个月的新高,近期通胀压力“惯性”建筑原材料未来涨价也并不意外。

“新万中”平均学位5.17万元,暂且只能是一个临时数据,而且还是历史数据,至于准确数据,现在还是一个谜,在将来或许也是一个谜。

困扰的是,几年来万宁,就这么一个“新万中”,怎么建的就这么艰难?!这是一种什么效率与速度?!“
主动去办,马上去办,全力去办”的“三大去办”都去哪儿了?! 历经四年,没听说有人主动问问,也没听过有人主动解释;这种百姓的冷漠与官员的漠视,或许在万宁已习惯成自然,但在外人眼里却不可思议,特别是在“国际岛”一年后的今天:难道这就是一种底蕴深厚的万宁“官文化”?!

要知道,市场并不冷漠,也不漠视,更不会“停工”,而且每时每刻都在挑战;年年建筑材料涨价,年年都在拷问市府财政的钱包。此类工程项目的原材料及人工费,一般占整个建筑成本5-6成。假设,涨价系数的每年递增幅度,低估为15%,那么总预算从2007年的1.4亿元,到2010年的2亿多,你就会觉得并不奇怪。涨价是必然,可由于自己的效率与速度,谁来为这追加的额外成本买单呢?

家长与学生们等不及,也等不起;青春期的孩子一天一个样,不仅身体长高,还有心理发育;在他们童年的记忆中,自己的中学时代与未来那个“新万中”并没有情感关联,这不能不说心理上没有丝毫影响了。4年来,至少1.6万万宁学生以及3.2万父母再及6.4万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此外,这个“半拉子”与知名旅游景点东山岭遥遥相望;其衍生的负效应,将直接挑战政府的公信力与执行力;毕竟曾经承诺过,而且在07年和08年是“连年承诺、继续承诺、重复承诺”,承诺得在09年与10年不敢再去承诺。社会负效益,将远远大于因原材料涨价而导致的经济损失。

到底是什么一种力量,一直阻挡着万宁官民共同期盼的“新万中”的工程进度呢?难道又全是市场的错?!市场没有错,会一直让成本飞。市场消化一切,但万宁很难消化东山岭旁的这个“半拉子”。

如果连自己亲生孩子都喂不饱,你们怎么证明自己有能力收养其他孩子?你们如何举证万宁教育将无限前景、一片光明?你们用什么理由去说服外地投资人前来万宁办教育?如果你教育的长子权,带来的不是财富,而是一种负债,恐怕连一碗红豆汤,弟弟雅各都懒得给你这个长子做。


“新万中”项目是一个万宁案例,诠释整个海南教育事业的艰难。如果教育资源的继续“荒漠化”,如再有热血沸腾人士向我描述海南岛的将来多么地美好……他们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因为,那张“国际岛”的未来画面将更令人揪心——一幅可怕的“两极化版图”。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4 |只看该作者
转自阳光万宁版:

兴隆候鸟 发表于 2011-4-25 14:40 |只看该作者
我是一名退休教育工作者,在兴隆购房,成为万宁候鸟一员。闲暇时常来看看万宁,是上这个论坛看看万宁。我们几个老友聚到一起的时候,议论话题除了家长里短,就是一些有关海南的事情,因为我们把自己当成万宁人一份子。最近发生的万宁中小学校长的事情,我想了很多,也经历过,谈谈我的体会供各方领导决策参考。

似曾相识

早十来年前,在我们广东的一些地区发生过类似万宁今天这样的任免权风波。那时很多乡镇学校校长的任命,镇委与教委常常打架。甚至有的地方一个学校派来了两个校长,一个是镇委派的,一个是教委派的,局面很混乱,让教师员工无所适从。后来,根据相关法规,广州市番禺区人事局和编委联合发文《关于各教办中小学校人事任免权归口教育行政部门管理的通知》,对各教办正副主任、中小学(正副科级)的聘(任)免,全归口到教育局。在番禺区教育局网站上能够找到当年的文件,2003年下发的。无独有偶。山东教育改革步伐迈的更大。04年,山东省潍坊市千余名中小学校长被取消行政级别,由组织人事部门任命管理,改为由教育行政部门归口管理。“人民日报”还有报道。

我举例广东、山东,主要是供万宁市领导们参考,希望万宁少走一些弯路,希望以后走得能更好更稳健。我记得当时全国教育系统就中小学校长的归口管理工作都在纷纷“拨乱反正”,现在归口教育局不应该还成为一个讨论的话题。例如,那些知名大学校长,应该没有一个是由中组部任命的。因为教育管理是一门科学,有着自己的规律。海南也不应该例外,我在网上查到了《琼教〔2005〕10号》文,关于中小学校长选拔任用与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第三条 高级中学和完全中学校长由县级以上教育行政部门提名、考察或参与考察,按干部管理权限任用和聘任;其他中小学校长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选拔任用并归口管理。”

给校长和老师以足够的尊重

这个尊重不仅体现在收入水平、福利待遇上,还有尊严。当然,工资待遇与地方经济水平息息相关的。我们广东当年能吸引湖北湖南那么多优秀教师前来工作,没有高工资是不可能的。一个老师,收入微薄,他们就不可能有足够的职业自豪感,一个天天心理遭受压抑、没有自豪感、收入微薄、充满自卑的老师,他们的学生性格形成与心理发育就很难阳光起来。

法律是用来惩罚少数人的

如果法律用于惩罚大多数,必将导致整个社会动荡。有个成语叫“官逼民反”,就是制度缺陷导致的一种社会后果;还有一个成语,叫“法不责众”。制度和规定也是一样的。这次中小学校长的任免,不是一个,而是一批。因此,上级领导在裁决时候,更应谨慎。如果全部否定,势必引起难以估计的无形损失。这个损失体现在心里上、形象上,还有埋下了种种矛盾的隐患。事已至此,就我来看,即使教育局任免错误,上级领导也应该暂时地“将错就错”,以后慢慢调整,个别调整。这样,就把对社会产生的负面影响缩减到更低,从而降低发展的成本。现在看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当初可能是过于冲动,如果能略有谨慎和稳重,完全可以避免的。

经过这次风波后,希望有关领导能从中总结教训,更加成熟执政。让我们外地人,也为你们自豪!

祝福万宁!祝福万宁教育战线上的同行们!


一名退休教育工作者
2011年4月25日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5 |只看该作者
七、为万宁某组织干部总结败因

浩鸣

发表于 2011-4-25 20:27 |


为万宁某组织干部总结败因


——个别组织干部,在这次中小学校长任免权之争中,频频“丑闻”,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第一, 工作浮躁,措施不当,天马行空。

缺乏政策法规的日常积累,在没有弄清楚相关政策之前;先就妄下结论。本来是自己向下越权,反倒责备下级向上越权任命中小学校长。勿忘,曾被你等被训斥的对象不是街道干部、村民组长;而是万宁一个文化知识群体,或万宁文化知识群体的代表。败在你等对常识性的政策不熟、对基础性的知识无知。

“天马行空”为什么总是笼罩在万宁的天空?

去年底,万宁组织部“创意”公务员提前退休,即:“工作年限满30年或男性年龄在55岁以上(含55岁),女性年龄在50岁以上(含50岁),且工作年限满20年的在职公务员,由本人自愿提出申请,组织人事部门批准即可以提前退休。” 并制定优惠措施,奖励提前退休者。

可是,由于自我感觉良好,一厢情愿地高估了公务员提前退休的“积极性”,担心前来办理提前退休的公务员将“蜂拥而至”,像“抢盐风潮”一样。还明确规定截止办理日期,并急功近利在媒体上大肆宣传(见:
海南政府网站 《万宁市公务员自愿申请提前退休工作启动》)。最笨的办法,你等事先故意“传播谣言”,试探一下“风向”,也比这样聪明啊?!

当时某领导还信誓旦旦:“保证腾出200科级岗位”;时至今天,万宁到底有多少公务员“被退休”呢?答案:24人。

轰轰烈烈的开始,不了了之地结局,原因何在?

一是,纯属办公室创意,在出台政策之前,缺乏现实调研。二是,措施的制定缺乏法律支持,你凭什么让人家提前退休啊?!

实际上,这件事并没有不了了之;好比一个在母体内不健康的婴儿,结局必然流产,必然让母体大伤元气。因为不谨慎地出台政策,一定程度上,让市委丢尽了脸面,大大消弱政府的公信力。

典型的工作浮躁,还表现在较前的“
高薪揽才”。为了“领先”全岛,曾一度视为一种政绩工程来实施。从当时的“公告”上看,招聘的3个高级人才分别是,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总规划师1名,市城投公司总造价师1名,市旅游局总经济师1名(见:万宁政府网站)。

当时,轰轰烈烈地“”,为什么现在又蔫不吱声了?
问问:那3个“高薪人才”是不是“如实”到位了?
敢不敢,晒一晒这三位“高薪人才”的简历业绩以及“责权利”?
那位本该就职于市城投公司总造价师,是不是苦于无奈被“组织”安排“改嫁”了?

第二,对下级,长于呵斥,短于关爱;对自己过于高估。

平时工作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动不动就把基层干部招来“盘问”,甚至包括包括某年龄大、资历深的某常委会某领导。从年龄上来说,给他们一句尊重的话并不难,你也不损失什么。俗话说,“先做人,后做事”。为什么非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人物,而不是一个公仆呢?在万宁,常有人说,外地干部素质高,万宁干部素质低。纯属混蛋话!无论岛内岛外,都有高素质、低素质的干部。素质与学历无关,高素质的基础是品质。但组织部个别领导却不分场合,常发狠话,类似“我整死你”等等。

相比其它地区,万宁教育基层差、干部素质低,其原因十分复杂;这就更需要组织干部给予他们更多的培训服务关爱激励,帮助他们提高工作能力和职业素养。但是,从“国际岛”政策颁布以来,万宁组织部举办过1次干部培训班吗?即聘请专家学者,把乡镇干部召集过来听讲座;请他们跟广大基层干部讲解文件精神,从而开阔思路与眼界。遗憾的是1次都没有。


试问:您连方向盘都不给他们见见,凭什么责备他们不会开车?
试问:你等整天缩在办公室里琢磨什么东东?

第三,组织部副手职位犹如一个“中转站”

某些局镇职位的人,在本单位干不好,闹矛盾,干不下去,加之自身专业素质又无法另谋高就,就临时安排在副部长职务上“过渡”。想当年,身为一方诸侯,被前呼后拥,何等光祖耀宗,甚至连某老婆与人打麻将,那气势都如皇母娘娘。试想,此时此刻,大权旁落,那情绪、那心态……

潜意识里潜含“复仇”心绪的人聚会在一起,并行使对万宁基层干部监督职责,那将会是一个什么管理效果?这样几个智囊在一起会碰撞出一个什么性质的“火花”?在工作思路上,又将“献言献计”组织部主要领导一个什么样“合理化”建议?

第四,败在不识时务,缺乏群众基础

前些日子,内地有些学校出现安全事故,对于万宁校园,检查安全隐患,防患于未然,这需要有第一责任人盯着、守着。内地的校园事故,本应该引起万宁上上下下的警觉与敏感;校长缺失,就意味着校园内的责任缺失。可是,万宁这里竟是另外一种气氛的“风雨欲来”;更何况这是大考即将来临时期。

从舆论上看,此次“风波”,万宁教育干部得到网友广泛同情;而组织干部恰恰相反,或许他们自己也感到了十分意外,想不到自己会大跌眼镜到这般处境。客观地说,基础薄弱的万宁教育管理的确存有诸多的不尽人意;但,就在组织部与教育局PK的关键之际,从网上舆情反馈来看,至少让读者的感觉道,不少有良知的万宁人选择站在教育阵营中来,而非落井下石那些校长们,尽管他们并不那么“称职”,并给予教育系统以足够的理解与宽容。难得可贵!

因为大家心知肚明,万宁教育系统乱了,耽误甚至毁掉的是万宁的下一代,事关大是大非。这就是民心基础。

谈论此事时,好几次、好几个人、好几个场合,都能听到一个相同的看法:教育局在程序应该有问题,但组织部做得实在太过分了。


第五、教育干部应该吸取教训

在这次风波中,个别教育干部的“窝囊”表露无遗。无论从个人修养、理论水平,到宏观把控、细节管理等,均不称职“舵手”万宁教育之船。

一个十分简单的校长任免程序,你等都没做到完美无瑕,任何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句民间俗语从我现在笔下写出来,自己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也许你等看后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只是希望你等,吸取教训,有所进步,别再好了伤疤忘了疼。即便双方都认为这是一种“骂”,那也该被“骂”,因为你们的愚蠢和自私,给市委市府、给整个万宁,给师生家长丢脸那么大,难道觉得自己不该被“骂”,还委屈你们了?!

如果说其他局办个别干部鉴于文化素质等原因,显此“瑕疵”,还有情可原。可你们是教育局啊!代表政府管理知识分子的一个重要职能机构。如果说,曾有过“霸气”凌然乡镇经历的某组织干部政策素质低,可你等则不是啊!

为什么不手持相关政策规定,给有关领导表述清楚?更有尤甚,作为一名教育局重要干部,患得患失,竟然“牺牲”那么校长、师生、家长,以及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意在自我“保全”,甚至放弃正义与良知……你等的勇气哪去了?都说万宁人侠义豪爽、敢做敢为。可你再扪心自问:你如此“纸老虎”,还配得上称是万宁人吗?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写文章力挺教育干部;并非你们冤如窦娥值得同情,也不是你们以前成绩多么斐然值得颂扬,更不是我与你们情深似海。而是我认为,在万宁,少一个这样的组织干部也罢,未必是坏事。近期看,在大考来临之际,在校园里,少一个有责任心校长,就会影响一批孩子、一批家长。远期看,万宁教育乱不得!乱不起!更不能乱法者始于上!

我的价值取向相当简单,打一个通俗的比方:对于万宁教育,好不容易跳出了尿坑,万万不能再跳进屎坑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5 |只看该作者
八、尝试创新“职业校长化”(转)



“秉公纪”网友发表于 2011-4-25 15:45引用了一位领导的发言,如下:

万宁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东屿的这段话:“我们期望新校长能转变传统的教育观念,万宁正在打造国际旅游强市,这样就需要校长要具有更高的视野,这样就需要更多的高素质的就业人员,而这些高素质则来自学校的培养,我们不但要培养应试教育,而且要注重素质教育。我们这次校长竞岗期望新校长能转变传统的教育观念,为万宁的素质教育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这种思想苍白、内容空泛“官老爷”语言如同废话一般。如,什么是“传统的教育观念”以及如何转变?需要校长要具有更高的视野的“高”在何处?注重素质教育的“注重”方向及措施?为万宁的素质教育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的“标准答案”是什么?——等等这些均缺乏可操作性的指导指向。

——————————————————————————————

长期以来,我们中小学校长一直被看作是一种行政职务,是行政化的或官僚化的,而非职业化的。在职责、任用、晋升和待遇上都是按照政府官员对待的。

但学校不是政府,校长不是行政官员,校长是专业化的管理人员。把校长作为行政官员,只能强化学校的政府化和官本位文化,弱化学校的教学工作,这是影响教育健康发展的最大痼疾。

政府和学校是两类不同性质的组织,政府是整个社会的管理部门,而学校是办学部门。政府的主要职能是督导学校依法办学。学校是专业组织,其专业性决定了校长不是政府官员,而是学校的管理者和经营者,按照办学规律办学,按照学校管理规律管理学校,按照教育规律指导教师教学,按照学习规律指导学生学习。所以,把校长作为一种行政职务或行政官员违反了办学规律、学校管理规律和教育规律。

校长是社会所需要的一项重要工作,校长的价值是办好学校。职业化的校长更精通教育管理的各种知识、技能和方法,会把学校办得更好,使学生获得高品质的教育。把校长作为职业能够使校长专职办学。校长的根本任务就是根据教育规律和学校管理规律来管理和经营学校。校长的工作是通过对学校教育的计划、组织、指挥、协调和控制,为教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提供良好的环境。把校长作为职业,可以按照职业的规范要求校长。


今日曝光的万宁中小学校长任命权之争,的的确确是海南教育困境的一个典型缩影。如不进行机制创新,如不清理校长“官本位”理念;此次纷争。无论哪一方输赢,均与事无补。

“到2020年,教育发展主要指标要达到全国中等偏上水平”,这是海南“十二五”教育发展目标。但万宁可以尝试创新“职业校长”机制。校长职业化就是把校长由传统的“职务或行政校长”转变为“职业校长”的过程。通过制度、行政、宣传、教育等方式,促使校长从行政职务转变为管理职业,促进校长的专业发展。


建议万宁市委市府及教育局个别领导对“校长职业化”着手课题调研,从此次风波阴影中走出来,怀抱更宽阔胸怀、脚踏更务实的步伐





1

主题

35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楼主| 发表于 2013-10-5 08: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乡荫人 发表于 2011-4-27 07:55 |只看该作者
九、 《告别阳光万宁版》
浩鸣

发表于 2011-4-26 11:43

《告别书》


一份有关万宁教育、长达几万字的“万言书”竟然被粗暴地删除。

文中不乏一些深刻的观点、启示与建议,但这篇文章伤害了谁?有益于谁?谁又在胆战心惊地害怕中?

我文风如此,但心肠火热,为了风景如画而坎坷艰难的万宁。删除也罢,和谐也罢,这是你们万宁的事情,是你们万宁人、万宁后代的事情;实际上,与我的工作与生活毫无关联;无论以后万宁好也罢,坏也罢。

不必心理“亚健康”地猜测作者是谁?谁在指示?没有必要耗费那些心事、精力,甚至遐想为一场内部斗争。我不会再为万宁写文章了,哪怕就一个字。也不会再力劝我的朋友去关注万宁。

这个小城虽然美丽,但缺乏正气;不值得!不值当!

万宁师殇!
万宁悲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国际顶级域名|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阳光万能 ( 琼ICP备13001910号-1   关注 关注

GMT+8, 2017-5-30 09:29 , Processed in 0.28315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