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阳光万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2103|回复: 0

后国际岛”时代,海南还有梦吗?

[复制链接]

77

主题

413

帖子

239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95
发表于 2013-10-3 19: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年初,海南开创“国际旅游岛”新元年。三载一瞬,流年如风,如今海南还有梦吗?

        海南的“国际旅游岛”,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生不逢时的新生儿;赶上国家宏观调控、恰逢国际金融危机、遭遇南海纠纷升级、正值岛内高管变更………“国际岛”梦幻般的流光溢彩还没开始,梦似乎就醒了;海南还未曾“国际”,似乎就滑到了“后国际”。“滑”,往往是一种身不由己惯性使然。

        2010年春节,我人在三亚,也是第一次在海南过年。那段时间,燃烧与沸腾的“国际岛”激情无处不在地渲染在我们身边;也正是那段时间的感受感悟,我们理性决策了我们在海南的取与舍。穿梭记忆边框、历历“再”目往事,我与朋友们至今都十分庆幸并感激我们那天那晚关于“取与舍”的决策。

        之后几年,虽去海南度假过几次,以“身入其境”;但感触感知的方式,更多的还是透过“阳光岛”——南海网社区论坛。置身事内,我与朋友们一起赏阅海南独特的社会生态与文化风情;置身事外,在“阳光岛”上,激起的阵阵涟漪,及收获的种种答案,算是借助于低成本的杠杆效应,而进行的一次次 “尽职调查”。

        从发展效率来说,作为职场人士,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我们还是“奔波”且“主业”在海南之外的其它省市。比较而言,我更感动于一些内地城市在脱贫致富或发展提升中的生机勃勃。

        在贫困落后的贵州地区,我们接触过一些基层干部;令我们惊讶的是,其敬业态度与职业素质,简直与“落后愚昧”一词无法联系起来。谈项目、谈资本、谈国际、谈文化........要案例他们有案例、要数据他们有数据、要思路他们有思路……那一次,与我同在贵州考察的还有一位某央企高管,该朋友来过海南——就在海南刚被“国际岛”的那阵子。面对同属贫困落后地区的贵州与海南,关于“发展潜力与瓶颈突破”的困惑,我向其求解:“这两个省份之间有何区别?”我朋友沉思瞬间,答所非问地说了一句话,把我诧异得瞬间无语:“从职业素养和工作水平来看,万宁的一个市长都赶不上贵州这里的一个乡长。”

        为了弥补发展中的人才不足,据说,中组部、北大清华、中央党校及博士后管委会等单位组织大批科研院所的博士硕士前去贵州基层挂职。“挂虚职”的他们,其中不少人经历一段时间后,开始了举家入黔,主动要求“任实职”;让自己的“专业梦”与贵州的“发展梦”,梦想在一起。令人费解的是,较之海南,为什么贵州山水更容易让外界融入、或融入外界?

        透过媒体,而在海南,我也看到了同一个风景的不同风情。同样是为了解决人才困境的问题,海南为此腾出了一些的厅长、处长等职位,也举办过一次次全国性的"海选"……一位内地干部,在应聘如云的选手中,过关斩将,成功上任;但短短几个月后,该“外来人才”就递交一封辞职信,另谋高就,任职另外一个省直单位的高管。其中原因之一,是海南的工资待遇太低,在内地时,年薪收入至少20万元,有专车、有司机;而在海南,且不说背井离乡、两地分居,经层层“特批”之后的年薪才十来万元,而且还是“人才引进”的优惠政策,何苦呢?更多的闹心还是源于对职业发展与区域发展的茫然,该外地干部上任几个月来,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领导在干什么?更不知道领导要求属下应该干什么?在一次次与上级领导想恳谈却无望、致了信又无答之后,热情没了、后悔来了,于是……….

        就“旅游”一业,同样打出的“国际牌”,我对发达城市的杭州更有信心。就海南还嘴巴幸福在“国际旅游岛”之际、就诸多琼官还在苦苦思索该如何打造“旅游城市”之时,杭州人已经悄悄地把“国际化提升”全方位地水乳交融在市民的生活中。不仅有“走进来”的“国际”,也有“走出去”的“国际”,在有来有往中,市民分享“国际”,市民与“国际”同在。用数据说话,2011年杭州市民出境旅游约达75万人次,即近约杭州市民人口总数的10%。由此可见,市民素质与观念的“国际化”,才会有城市的“国际化”。

        杭州打造“国际风景旅游城市”的发展路径说起来也很简单,其中之一,即从“旅游城市”向“城市旅游”跨越。所谓的“旅游城市”是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城市,而“城市旅游”,简而言之,即让城市的一街一景、一段往事、一房老宅、一木老树等,都成为旅游的“新亮点”与“新蓝海”。杭州人“国际化”的野心是把整座城市打造成一个中外游客交口称赞的旅游产品巨无霸,并把旅游业与农业、工业、房地产业、创意产业等资源进行行业融合。可圈可点是,杭州城市“国际化”的旅程是“从细节入手、把小事做好”开始起步的。
两年前,我在“万宁咋搞”中也谈到过“区位决定万宁文化元素的多元并存”——

        既然已经注定无法凝聚成一个统一的代表性文化品牌,不妨去打造成个个精品;走精品化、多元化的路子。人家做大,你就做精;别人做规模宏大,这里做精致玲珑。何况万宁地理与历史本身就适宜滋养多元化的业态与风情。万宁虽有不少历史文化体验品,但还给不了人家,因为那时候的万宁还拿不出手,不好意思“卖”给市场。

        我还曾刻薄道:现成的还暂且没去做、露天的还是做不好、容易的或许不屑做。丰富如此的旅游资源,仅还停滞在臆想中、媒体中、牛皮中……迄今还无一能带给万宁“真金白银”,无一能让万宁“名利双收”,无一能让万宁人在海南面前拿得出手、扬得起头、炯炯得出骄傲的目光……

        而“国际岛”三年后的今天,我还真不知道万宁是否已有能拿得出手的旅游文化产品——无论是在山林中,还是海边上,让人置身溶入一片万宁特色的文化风情的绚烂之中。

        朋友们一定还记得我文中也写下这样的话:“你不走,没的走。你不走,别人走。你不走,也得走。”

        ………位居黄金旅游东线,支架海口、三亚的万宁尚且如此,那整个海南岛在“被国际”之后又能何堪?

        东南亚区域旅游的最大竞争者——新加坡,其海事博物馆及水族馆(MEMA)与海南的“国际岛”可谓是同步同时起跑的,现在那里是游客如织、盆满钵满;而让海南人最为期待的黎安海洋主题公园项目却闷不吱声地胎死腹中;就在米高梅娱乐主题公园、长影集团世纪影城一个又一个“浮云”海南人的时候,一个占地近千亩、投资180亿、以“动漫城市”为核心、堪比东方迪士尼的主题公园——“乐华欢乐世界”已经花落西安的西咸新区;经过数千万张选票的洗礼,“中国最美小镇”的大选于去年年底揭晓,在全国11个入选镇中,海南无一镇能得以入围,尽管海南曾经向市场发出过“永远的邀请”、尽管海南已经开始“国际旅游岛”三年多了;至于怎样才算“成功”的“最美小镇”,虽说公有公理、婆有婆理;有一点儿,我想,未必人人明白——没有市民素质与观念的离地农民,则谈不上成功的城镇化,当强行农民上楼的那一天,恐怕就离农民主动上街的那一天不远了,“城镇化”如此、“国际化”也如此……如果盘点三年来海南最牛叉的与“国际岛”主题有关的建设项目,从媒体兴奋程度来看,我印象中,应该是新盖了几间公共茅房。

        时间如风、风过留痕。在海南,伴随“阳光岛”的风风雨雨、云来雾去,我发表的“咋搞”系列文章约已三年。

        记得2009年冬的平安前日,我到了万宁,也是第一次来海南。如果说,那也算开始热身了海南的“国际”元素  应该是我在万宁过了那年的圣诞节——一个西方人的节庆。那时的我,在全岛800万茫茫人海中,只有一个海南朋友。三年来前的我,绝想不到自己在今天的海南还能收获那么多人的惦念与友情、非议与妒愤。更我感动的是,起初仅为一名“匆匆过客”海南的我,如今还被荣誉归类于“万宁帮”,而且难割难舍、血浓于水。无论是鼓励,还是谩骂,在我看来都是一种牵挂,缘分而已。

        去年春,一个在海南投资“农家乐”的朋友对我说,“如果我那时能看到你《咋搞》中‘农家乐部分’,现在就不会血本无归、欲罢不能,身陷投资泥潭了。”我回答:“当初我们舍得花几十万去前期调研,而你们舍不得。之前舍不得花小钱,之后恐怕就难免不赔大钱。不花小钱去调研的项目投资,就是对大钱的不尊重。”

        去年“国庆节”期间,一个海南朋友闭门谢客整个7天长假;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我约百万字的《“咋搞”系列》打印出来;看完后,朋友在电话中向我喋喋感慨……我说:“都快三年了,区区小文恐怕也该时过境迁了,那是在当时氛围下一篇篇的心得体会。如果你还为该文亢奋中,我想,要么是你没有进步、要么是你所执政的那个城市还在踏步。”

        在年初的一个年会上,与几个企业家“面对面”;当谈到各地“官文化”特色时,一个朋友笑道:“在东北,有些官员很痛快,就张口明着要;在江浙,那些官员很含蓄,就是不开口,我们得绞尽脑汁去猜,直到猜中他们心坎上;无论东北式痛快,还是江浙式含蓄,人家收了钱,就一定给办事;但海南的不一样,给什么要什么,大的不觉得多、小的也不嫌弃少,那怕送鸡送鸭送粽子都会要,问题是,拿归拿、事归事,拿了也不办事;不知道是不给办,还是办不了,反正在海南他们就是办不成事。”听罢,众笑,对我说:“你以后就不要写‘咋搞’了,改写‘没得搞’吧!”

        一个几年前的作者、一部几年前的作品,与其还在热议作者本人,不如更有价值于去思考其文中观点。为此,我也常常“莫名其妙”自己:“咋搞”好在哪里?

        是预言吗?不是!是尖锐吗?也不全是;我觉得,文中也很“喜剧化”,因为我把一些“无价值”的东西撕破了;只不过有人看得心里很苦,但我相信,更多人阅读时的心情会很愉悦。有人说,我的文章是一种极具杀伤力的文字暴力,虽不敢恭维此见解,但我与朋友们,在“阳光岛”上,看到更多的还是另外一种破坏——既欺人又欺己的奴性式破坏——比其它任何一种破坏更普遍、更平常、更危害。就我的文章,有一点儿十分自信,那就是下笔时候的坦诚与良知;而在“阳光岛”上,善于说明的总是很多,但敢于明说的总是很少。

        坦言相述,“咋搞”不该由一个像我这样的一个外地的非职业文化人士来写,而最应该由岛内的职业的文化人士去写。可惜!热爱海南的那些文化人没有去写或写不出来,究其原因,他们所缺乏的绝不仅是专业化的实力、本土化的厚重、国际化的眼光………面对海南“国际岛”的梦想成真,他们缺乏的太多、太多…….毫无疑问,这的一个遗憾——他们的遗憾,也是海南走向“国际”的一种遗憾。我系列“咋搞”,在“阳光岛”上,所激起的系列风波,足以佐证此言不虚:满脑袋屌丝级理念的,只会成为外来者的下酒菜。透过“阳光岛”这扇窗口,在领略海南风情的同时,我找到了其中答案、看到了其中缘由。于是,在龙尾蛇头之际,一篇贯穿“咋搞”风格、与梦有关的文章,又一次发在了崇尚阳光的“阳光岛”。

        这个虚拟的“阳光岛”,又是海南“国际岛”真实社会的一面镜子。镜子的确反映了真实,可眼前镜子里的那种真实却是相反的,相反于大多数人的“海南梦”。让我们跳出海南的蓝天白云,让我们眺望南海的蓝天白云,此时此刻的“国际岛”之梦,让人不得不觉得那个梦境又那么地苍白。如果说,南海纠纷无关紧要与海南的“国际岛”发展,那纯属自欺欺人的井蛙之见。

        就此纠纷,核心在于如何界定我方领海与专属经济区,此外,我们关于南海九段线的主张在国际上又缺乏话语权,外交部认定的“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是中国领海”只是一个大概的说法。相比钓鱼岛争端,美国更重视南海,因为涉及到航行自由和美军活动。如果摆脱美国,我们单独解决,那美国便会以安全和海洋通道的航行自由为借口,利用我们与邻国之间的矛盾来插手亚太事务。而这些邻居们,虽说经济上与中国走得近,但在安全上还是跟美国走得近;换一句粗话,这些岛国岛民早已习惯于“挣中国人的钱、睡美国人的床”。海南“国际岛”建设所区位的“大环境”,因而也更加复杂、更难解决,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解决;只不过,短期内出现“大问题”或“大圆满”的可能性都很低,也可以说,“就那样”了。一句让海南外来资本透心凉的“就那样了”!

        从战略语言来说,我们毕竟是一个“欧亚大陆”的国家,而非“东南亚”或“东北亚”的传统之说。与海南岛周边的南海地区相比,“一路向西”,南至土耳其、地中海地区,北到乌克兰、北高加索地区,这是一片极具潜力、极具诱惑的广阔天地;那里有矿产、石油、天然气等丰富资源;相比海南的“国际”,那里的“国际”,也许更具真金白银。

        “国际岛”三年后的今天,如果海南人掂量着眼前的新投资人,再比较着刚被“国际岛”那时的;如果感觉到他们的层次低了些、实力少了点儿、名气弱了些、信心小了些……那么就印证我的一个观点——

        大资本、大央企等机构,春江水暖鸭先知,已经开始“西征”,而且很可能从国家层面已经开始“西进”的战略转移。因为,此举不仅具有“经济”与“地缘”的双重意义,而且我们在那里与其它大国之间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的,至少是一种良性竞争关系。

        ………此情此景,于是又引出一个疑问:那海南“国际岛”的梦想呢?

        人,不能没有梦想,但不能总活在梦中;海南也一样,尽管已被“国际”,也不能一直梦在2010年的“国际岛”时分。如果舍不得放下过去,就腾不出双手去拥抱现在,当然也必将会失之于将来。关键之关键,面对这段发展瓶颈的“空窗期”,在“后国际岛”时代,海南还有梦吗?凭什么……

                                                                (老-杨,在北方,腊月廿八)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国际顶级域名|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阳光万能 ( 琼ICP备13001910号-1   关注 关注

GMT+8, 2017-5-27 21:59 , Processed in 0.26586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